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叶王]猎人好忙

反复抱过的妻子是枪
枪是沉睡爱情的村庄
>>>
叶修是被疼醒的。

他昨晚在山洞里布陷阱,没设好却下起雨来。天渐渐黑下去,又没法生火,叶修就地睡了一晚。早晨觉得脑袋好像磕着什么,钝钝地疼。一睁眼看见未完成的陷阱里有一只梅花鹿,后腿被缠起来动弹不得,前蹄就猛踢正好睡在边上的叶修的头。

“我靠你干嘛!”叶修捂着头跳起来。

“这话该我说!乱丢东西有没有公德心了!”

叶修慢慢回过神来,看这只尾巴上系着丝带的鹿愤怒地摇晃着他漂亮的鹿角。

“张佳乐,怎么又是你。不是我说,为什么你每次都能掉进根本就没设好的陷阱里?”

“我靠这是陷阱!叶修你太不要脸了!”

叶修突然不想解开梅花鹿后腿上...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王]空城

我没怎么见过过年放的鞭炮,所以马菁菁给我描述的那种震天动地的炸响之后,遍地红色碎纸片的狼藉,硫磺味缓慢散发,在男人们的大笑和夹着烟的手指间萦绕的景象,完全是电影镜头下的感觉。没有代入感,可偏偏在那个女孩子细致的描述里看出一个独自一人坐在远离所有人群的嬉笑怒骂的地方,看着别人的哀乐的身影。她说她家里情况特殊,也不愿再多说,我不便问,就看着这个姑娘低眼,敛起眼里仿佛南方氤氲的水汽。背景是教室一片狂欢后的狼藉,彩色纸片、飞雪瓶子、瓜子壳和橘子皮,她拿着黑板擦压在黑板上,很久没动。

我第一眼看到叶修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件事。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算第一次见他,鬼知道我还只知道吃奶和哭的时候他有没...

查看更多

[盗墓笔记][瓶邪]个人向同人推荐 1

>>引号内出自原文

>>不提供文包下载、不老歌连接、搬运链接,请注意超链接掉落

>>AU判断不准致歉

>>因为实在太多等我慢慢来这是第一弹,因为有的已经是四五年前看的不免遗漏遗忘致歉

《用我一生》

作者:199十九九

原著向,瓶邪瓶

“我闭上眼,脑子里面立刻全是闷油瓶的身影。

我有四个小时时间,我想用这四个小时给自己讲个故事。这个故事属于吴邪,但主角的名字是张起灵。”

哪里只是单方面的一生换十年,当旋涡里的人们在挣扎,谁都终其一生地追求某些东西。张起灵不断寻找模糊的过去,吴邪想要抓住一个清冷疏离的背影,他们此生或许永无现世安稳,...

查看更多

[獒龙]Love Letter

我坐在花坛边给你写信。方式陈旧情节老套,四月底的晚风带着雨腥味,伴着街灯一起渗透进我无声告白。这告白亦是荒谬可笑,像醉汉呓语模糊混沌,正如四月暖风里,掺杂进今晚雨后清冷那样的意外,突发地把我自己也打得措手不及无力招架,只好找来寥落花店门口散落的原本应该衬托花朵的彩色纸片,在可怜的空隙里给你写一封长信。此时地点普通材料寒酸,残存浪漫也被割裂成随风飘散的丝絮,情调全无。我像觥筹交错后守着残羹冷炙独酌的落魄浪子,仅剩一点奢华的影子可笑地傍身。不过没关系,再言笑晏晏的奢华里也没有我妙语连珠,口拙如我只好以笔代言,向你剖白我内心陈迹。

我难以回忆多年前我见你情景,时间地点情节全部无法记清,甚至人物形象...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王]南城北鸟

叶修醒过来,盛夏的刺目阳光突破窗帘让嘉世宿舍里的人眯起眼睛。

上一秒王杰希还在QQ上和他表白。

有种微妙的可惜,叶修想,我梦里会怎么回答他?

可是清醒的叶修并不了解那个梦境里的叶修,于是这个问题就此悬而未决在一个拙劣的梦境里,它假得像叶修给苏沐橙买的第一个布娃娃,纽扣做眼烂布为裙,嘴巴就用一个叉表示,荒诞可笑,却的的确确让你可以第一时间判断它是想表达一个人的形状。弗洛伊德怎么解释来着?你一切行为的原因都是因为你想对你妈做点什么?去他妈的,叶修想,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想对王杰希做点什么才是真相。

不过令叶修费解的是,为什么他的梦里不是他把王杰希这样来这样去,而是王杰希用那么几个手指动几下就...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全员向]他们(中上)

他们(上) 衍生《记忆河》

>>> 

“请参加竞赛培训的老师到一楼年级会议室集中。”这条短信进来的时候喻文州在写字,竖排的书法专用纸上已满是他灵动秀逸的行楷字。下节课上的小词他工整地抄在纸上。字与字之间牵丝似断非断,撇捺舒展纵横恣意。

黄少天不只一次表示这一手好字他一辈子都练不出来。喻文州一开始以为他是真想改字,劝他多练,时间长了发现他并不是想着改变,他自有他自己的一番自由潇洒,也就随他。

喻文州和黄少天高中时在同一个文科实验班,但是交集并不算多。喻文州以文学功底见长,文章写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颇有民国大师遗风,性格安静内敛,不露锋芒。黄少天英语成...

查看更多

[马龙]我心爱的苦行僧

马龙眉眼都浅淡,低眉不动就像一幅画,加上皮肤生得白净,仿佛带着佛性。外界常把张继科称为“亡命徒”,把马龙称作“苦行僧”。太贴切。张继科绚烂耀眼,而马龙天生不会张扬,他总敛眉低头走他的路,把自己逼到最紧迫的地步。他除了对乒乓球,其他没什么执念可言,但就这对乒乓球的无比热爱,是他所求光辉的源头。我总想,佛光这说法太虚假,一人无所执念,于世人眼里也就暗淡。我所信仰的光芒,定是梦的光辉。

马龙让我看到的,是在逆境之中翻覆天地的力量。我在他身上找到希望,是那种全世界都予我黑暗,我却偏为自己点灯的坚持。他苦行修得自己心中信仰,让我感动到无以复加。十年,他以梦为马,破霜成龙。

他让我在绝境中仰望他现在前...

查看更多

[獒龙]个人向獒龙文整理

>>口味杂,夹带cp尽量标明,承认可能遗漏,请注意脚下

>>作者名为lof名,因时间问题可能不尽准确

>>不提供文包下载,请注意超链接掉落。部分太太删博或锁文。

>>AU判断不准或未标明致歉

>>引号内出自原文

《青青如此》

作者:宋生弹琴吕生下棋

我在故宫修文物au

北京这天子脚下的地方血脉太厚重,一砖一瓦都是故事。

故宫库房里沾了尘,前尘往事都如烟。故宫文保部的那帮人,任他深深宫墙外几多人事更迭,一双手就是一个世界。

什么人手上就是什么,马龙手上都是锈,张继科手上都是鳔,但金木总离不开,离不开。

“‘沿对革,...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王]长相安

>>> 

叶修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里把玩着签字笔。桌上摊着半年的业务报表,厚厚的一沓纸,只翻开到第二页,没被压平的纸页拼死想回到没被翻开之前的状态,叶修总是赶在它落回去之前又用拿笔的那只手把它压回来。

刚停下的秋天之前的雨还有缠绵不走的雨意,在叶修窗外就具现成窗台沿上的雨滴,滴滴答答打下来。先还是持续不断水钟似的滴落,之后就成了隔了很久才响一次。余音清晰明亮。叶修侧着耳朵听,随脑子越来越空去,意识剥离大脑顺着潮湿的空气一直跑到城市上空盘旋。这意识一路踱着步子,绕过北京环状城市公路的车流,绕过叶家宅子,绕过一盏盏开始亮起来的路灯车灯日光灯,在电影院黑漆漆的位置上...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楚苏]宛丘

楚云秀推开烟雨楼的玻璃门,顺手把滴着水的伞放在门边的伞架上。她把肩上的包卸下来放在收银台上,低着头让刘海上的水滴下来,朝收银台后面玩手机的苏沐橙喊:“沐沐不要玩了快给我纸,气死了刚出门就下雨,台风说来就来啊?”她满脸的水,胳膊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又低下头去不想让雨水进到眼睛里她垂下去的睫毛上沾着雨,像是清晨弥漫的雾气。

苏沐橙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楚云秀:“这就是台风的尾巴扫到而已,真是台风的话,你还敢骑你的电动车过来?”

“怎么叫不敢,我不骑车怎么过来?又不像你啊,对面网吧楼上就是你家。”楚云秀一面擦脸擦头发一面抱怨:“幸好今天出门穿了凉鞋,要不我能直接翘班回家换鞋子。”

“你肯定不会翘班...

查看更多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