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叶王]南城北鸟

叶修醒过来,盛夏的刺目阳光突破窗帘让嘉世宿舍里的人眯起眼睛。

上一秒王杰希还在QQ上和他表白。

有种微妙的可惜,叶修想,我梦里会怎么回答他?

可是清醒的叶修并不了解那个梦境里的叶修,于是这个问题就此悬而未决在一个拙劣的梦境里,它假得像叶修给苏沐橙买的第一个布娃娃,纽扣做眼烂布为裙,嘴巴就用一个叉表示,荒诞可笑,却的的确确让你可以第一时间判断它是想表达一个人的形状。弗洛伊德怎么解释来着?你一切行为的原因都是因为你想对你妈做点什么?去他妈的,叶修想,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想对王杰希做点什么才是真相。

不过令叶修费解的是,为什么他的梦里不是他把王杰希这样来这样去,而是王杰希用那么几个手指动几下就能打出来的字向他表白?

第二个问题依旧没有答案。

叶修起床刷牙。

>>>
叶修睁开眼。狭小的储物间里漆黑一片,无从判断此时是昼是夜。

厚重的棉被半遮住他的脸,被角磨蹭着他冬天干燥的嘴唇。

怪不得。叶修想笑。他唇上残留梦里王杰希的干燥唇瓣的触感。这次的梦里,王杰希凑上来和他厮磨,纯情的像个初中生,然后转过身和他告别。背景好像是某座体育馆的后勤通道,长长的走廊里只有两端有光亮,叶修在黑暗里目睹王杰希的背影被光亮吞噬。

哈。他笑起来。一个连与被子亲吻都会梦到王杰希的叶修。

>>>

叶修十四岁坐火车离家,那天他拖着弟弟的大号行李箱坐在北京东站巨大的候车厅,人声鼎沸,来自各地的方言在他耳边仿佛一锅混合各种口味的难以下咽的火锅。

对面的年轻女子准备用五块钱打发同样年轻的衣着并不褴褛的乞丐,乞丐把头磕得响得吓人,“十块!好人!十块!”女子眉头皱得死紧,抽出一张纸币扔给他。那男人捡起钱就匆匆离去。大约去了另一个候车厅。

不久,一个压着帽檐的中年妇女走到那女子旁边,压低声音问:“这位置有人吗?”说话间向女子放在旁边空位子上的手提袋伸手。“有人。”女子把手提袋一把抓过来放到腿上,妇女知趣地快步走开。

叶修紧攥着行李箱的拉杆。他的每一缕骨血都感受到这京城的气息。

上车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候车厅,依旧喧嚣而险象环生。只有十四岁的叶修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再回这北方城池。

火车呼啸而过的初秋的风里,候鸟裹挟着心事向南方飞去。

>>>

其实叶修不记得他第一次见王杰希的印象。他总是忘记这些似乎很有代表性的情感往事,诸如他如何在嘉世受排挤,如何在离家初期无比怀念驴打滚的软糯。记得的都是联盟里谁谁谁的习惯技能组合,上次荣耀更新后新出的那个BOSS会有什么状态技能。苏沐橙有时候笑他“不疯魔不成活”,他装作不知道张国荣的样子。

当叶修的生活深植于游戏的时候,王杰希这个形象的地位的变迁便从未被他把握住大体脉络。在屏幕的对面,叶修有一人翻覆天地的力量,仿佛总能全知全能,但在屏幕之外,他总习惯忽视那些细枝末节的生活伸展出的变化和微妙征兆。

比如他会在微草发布会的采访节目上停留多一会,会在全明星聚餐的时候隔着食物的热气看王杰希垂眼时不明显的大小眼,注意他和杨聪聊着房市行情时的京片子。

那种仿佛大院里孩子般的熟稔。让他猛然回忆起清晨的鸟鸣啁啾,某只会在他巴望着冰棒时偷偷送过来半根的手。

苏沐橙喊他:“别看啦。走了。”

叶修回头看她。

苏沐橙眨眨眼。

>>>
有一年全明星在微草主场办,黄少天强烈要求王杰希作为帝都土著陪玩陪吃,喻文州跟在后面也撺掇。王杰希深感自己无力招架,把叶修也是北京人的料爆出来。

“老王你怎么知道的?他不是杭州人?”黄少天惊讶。

“算出来的。”叶修朝王杰希挤眉弄眼。

“嗯。算出来的。”

“你当我是傻的?”

“嗯。”

“我靠王杰希你不要蹬鼻子上脸!”

“不错嘛黄少天,蹬鼻子上脸这种北方语言都会了。”

“好了好了,王队叶神就说尽不尽这个地主之谊吧。”

“哪?故宫颐和园?天坛天安门?事先声明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叶修两手一摊。

“你还是北京人么老叶。”

“我当了十四年北京人,除了小学组织去过北大我还真就没怎么出过门,我就不信王大眼他还能去过多少地方。”

转向王杰希。

“还,真没。”

一路开到海淀。

正逢假期,北大门口挤得水泄不通。各色旅游团的小旗子舞得风生水起。有中年人吆喝他可以带人进去。

“这架势……”黄少天目瞪口呆。

王杰希却方向盘一打找了另一个门。

叶修狐疑地看了一眼王杰希:“你干嘛去?”

“带你们进去。”

“这还能进去?翻墙啊?”

警卫室门口一个女孩子向他们招手。

叶修眯起眼睛:“你找了微草的学霸迷妹?王大眼你还真行啊你。”

“我妹。不迷我。”

“你妹不是高中生?这话你说的。”

“是我什么时候说的你自己想。”

“厉害啊高材生妹妹。她一定吸走了你的学力王杰希。”黄少天揶揄他。

“我以前也想过考这里。”

“没看出来啊王大眼,这么有志气。你们学校竟然还放你出来打荣耀?”

王杰希看他一眼。

“你不懂?”

女孩子踮起脚挥手:“哥!这里这里。”

哈,怎么会不懂。那话怎么说?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它的每一根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

叶修跟上他们。

>>>
过年之前王杰希寄给叶修一包吃的,苏沐橙急急拆开包裹,先发现的却是一套包装漂亮的小影集,四个人拘谨地在未名湖边合影,边上是学霸穿行而过,在太和殿前面自拍却是各种搞怪,里面还附有王杰希拍的各种小东西:早餐铺子、红砖围的花坛里长的月季、环状公路上夜间的车流、京A6打头的奥迪……封面是王杰希的字:来自帝都的礼物。

魔术师总是在一些地方奇怪的浪漫啊。

叶修把合影抽出来塞进相框,和他的奖杯放在一个柜子里。

>>>
杭州人豆腐花吃甜的。
杭州人豆浆喝咸的。
杭州人说话听不懂。

刚到杭州时,叶修满腹牢骚。

跨过小半个中国,小北京叶修对于湿润的西湖边的空气水土不服。在家他从不被溺爱,但怎么说都还是顺心的,突然变成丧家之犬,实在诸事不顺。

然而生活所迫,后来甚至方言都沾着杏花春雨的湿意。
不过于叶修已都无足轻重了。他在那个世界如鱼得水,荣光加身。

后来他在雪天离开嘉世,雪细软疏松,叶修突然觉得这场雪与北京的鹅毛大雪太过不同。

但其实他早忘记北京的雪。

突然他记起王杰希的脸。

>>>
此时飞机在平流层平稳飞行,叶修撑着头模糊了视野。某些细枝末节就浮出水面。

他想起第一次遇见苏沐秋兄妹,他们给他一份午饭。叶修吃的狼吞虎咽,苏沐秋嫌弃他:“你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啊。”

苏沐橙送他登机前突然问他:“叶修,你知道无脚鸟吗?”

“你不如直接说我鸟人。”

苏沐橙只是笑。

>>>

我这只来自北方的无脚鸟终于在又一个秋天飞离了温暖的南城。

叶修闭上眼。

王杰希没再出现在他迁徙的梦里。

>>
标题来自一篇叶王《南城走鸟》。其实算是第二次去北京的纪念品。交代不清语无伦次感觉都是大纲级片段灭文。看不懂都是我的锅。可能只想表达某种城市爱(什么)
被江苏作文题吓傻我觉得照这个节奏下去我明年吃枣药丸。

评论(12)
热度(42)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