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盗墓笔记][瓶邪]个人向同人推荐 1

>>引号内出自原文

>>不提供文包下载、不老歌连接、搬运链接,请注意超链接掉落

>>AU判断不准致歉

>>因为实在太多等我慢慢来这是第一弹,因为有的已经是四五年前看的不免遗漏遗忘致歉

《用我一生》

作者:199十九九

原著向,瓶邪瓶

“我闭上眼,脑子里面立刻全是闷油瓶的身影。

我有四个小时时间,我想用这四个小时给自己讲个故事。这个故事属于吴邪,但主角的名字是张起灵。”

哪里只是单方面的一生换十年,当旋涡里的人们在挣扎,谁都终其一生地追求某些东西。张起灵不断寻找模糊的过去,吴邪想要抓住一个清冷疏离的背影,他们此生或许永无现世安稳,但所幸谁都有一生都不愿放弃的追求。

文风干练深刻,有关寻找和爱。

“此时,我的讲述进入尾声,我却忽然发现自己最初下错了定义。这不是一个故事,准确来讲,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而这个关于张起灵的故事的全部内容,吴邪势必要用一生才能讲完。”

突然好想你

作者:郁绘离

补刀向,看一次虐一遍,双向虐,但是文字简单而直戳内心,揪住软肉地疼

“我看著窗外,阳光明媚到刺眼,广场上一群白鸽起劲地飞了落落了又飞。

这群带翅膀长白毛的东西,怎麽就不累呢?”

“我不是突然好想他,而是无法不想他。”

“不那么吃力较劲,也能过活。

何苦这么磋磨自己。

不过是平凡平淡平常的一生,也许会有些不甘和遗憾,总会习惯的,总会老去的。”

“黑眼镜还说,那天,哑巴张跪在地上,把玉坠子一片一片摸回来,攥在手里,直到有血渗出来,也不松。

哑巴张贴身带着这些碎片,就像我之前带着这个玉坠子。

哑巴张会一个人坐着,依旧用手攥了他们,让那些棱角刺破手心,让血染红碎玉。”

情债

作者:入夏°

文字沉重滞涩,缓缓流动,人物都像蒙上灰尘,但清晰可辨一个决绝独立的背影,如果故事最终没有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至少生不能同衾,死亦同穴。

“在流言和舆论面前,我怯懦,退缩,只为明哲保身。印象中的表叔,再温柔不过的一个人,却坚强到挑了满是荆棘的一条路,一走就是一辈子。”

“从生命里排除掉七十亿人,才相信你真的不在了。

谈何容易。”

二零一五

作者:未婪海

补刀。

作者教你如何一句话把心戳地稀烂。

“答案很简单,因为他骗了我。

根本没有什么十年。他从来没有打算让我去接替他。

也许他那双失焦的眼睛看的确实不是我。也许他是在透过我看着,在他将永远沉睡于黑暗时,我将替他过完的一个完满而正常的余生。”

“世界这么大,我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2015年,我在长白山。这一年,终究什么也没有发生。”

二道白河

作者:未婪海

原著背景

忘掉吧,他喜欢温暖的妻子儿女,他喜欢周游世界,他应该生活在阳光下,而原本就无所谓有的人,也无所谓失去。沉重的爱,让人想起《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跑进门里时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张起灵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胳膊还悬在半空中僵硬地维持着抓着我的那个姿势,低下头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

“更远一点的地方,巍峨绵延的长白山,裹着它那被阳光照射成金色的千年不化的白雪,正静静地,静静地,注视着我。”

朝生暮死

作者:忘川步舞

原著背景

“朝闻夕死尤怨暮迟。”

“这些不好不坏的记忆,已经是身上的血肉。撕扯干净,他就是白骨一架。”

“张起灵,你不知道,我不停的找,只是想找到一个让自己不在寻找的理由。”

大寒若有蝉

作者:枸杞

现代架空,武力值报表的大邪帅我一脸。

“明明是假的,却可能留的比谁都长久;而他和张起灵间的一切明明是真的,却什么都留不下。”

“而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心成了一盏经年不熄的黯淡油灯。火焰在灯罩里苟延残喘地挣扎着,有路过的蛾子看他一眼,便扑啦啦地扇着翅膀飞掉。 

火焰是冷的。 

那个人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活在记忆里,死在时光中。”

“爱是我爱你,却不挽留。”

《情缠》

作者:君子在野

原著向;一个出门钓凯子的老张的故事(×)

“看上了就看上了,谁能阻的了喜欢别人,谁又能管得住不被别人喜欢,一开口,一句话的事情,他却偏偏不肯,只知道硬生生的拿命去拼,弄得我满心愧疚,只觉得被他逼到了悬崖边上,再往前一步,不是他跳就是我跳,没了活路。”

感情细腻真实,谈恋爱绝对不是只要你侬我侬两情相悦就可以一拍即合干柴烈火的事情,它麻烦就麻烦在,哪怕看对眼了,也不代表水到渠成。一个笨拙地步步紧逼,一个不断后退躲避。但是即使那个躲的主动迈步了,生活也并没有结束。

“我以为我和小哥退隐江湖后就能一直执手相看两不厌,但事情远没我想的顺利。跟他确定关系前我曾经考虑过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能陪一个人出生入死,却不一定能受得了他挤牙膏的方式,相伴比等待需要更大的勇气。而小哥这样乖张的人又实在不擅长沟通或者妥协,我预想过我们会有一个磨合的过程,但没想到来的那么迅速和凶猛。”

“爱这玩意就像用手握玻璃碴,放手心看着挺晶莹挺美好的,真握太紧了却扎的满手都是血,我想他潜意识里怕拖累了我,怕我同情,更怕我离开,所以才偏执的可怕。小哥这人太乖张太闭塞,他的心里存了一只又一只陈年的茧,仅靠我每天做饭扫地根本解不开,只能看着他一个人绝望而骄傲的在茧中渐渐拒绝与世界为伍。”

番外《刀客》

古风架空

“老板把他留下的铜板都放在一只朱漆盒子里,拿出来嗅一嗅,跟他的人一样,淡淡的血气,吴老板抓了把龙井片子跟铜板放在一起,去去味,谁料茶性太易染,再拿出来时,连那茶叶都沾了腥,喝不得。”

“每一个浪子的目的都是不走,只看他坚持到什么时候。”

浪子背着一把刀,闯进一扇原本为狐留的门,然后门里的人成了浪子的根。

前传《1927往事

民国背景

“一个混乱的时代,说不清什么才是对的。”

所以这个时代的标准都是各人信仰,信仰国家、民众、民主,信仰爱,最后爱变成了等待,等待变成一种姿态。

“东山上点灯西山上明,四十里平川不见人。

山在水在石头在,人家都在你不在。

人家都在你不在。”

“先有国,然后才有家。”这是一个时代的人最热血的口号,也是最悲凉的喟叹。

《理想主义猜度》

作者:仲阉

原著衍生,官盗背景

对于盗笔大坑的解释之一,吴邪齐羽、小哥佛爷同为一人,重点解谜,顺带搞基(不)

解密内容引人入胜,有原著神韵

《战骨》

作者:线性木头

原著向,大气磅礴

“长白山张家战骨在雪峰底慢慢腐朽。 

浩瀚的宇宙中,什么才是永恒?

我想这世上,不朽的,永远不是生命。”

浮生若梦》后改为《只愿浮生不若梦》

作者:蓝蝴蝶ZY

平淡日常的小幸福

开篇笔触纤细,是女孩子心事一样的细腻。

“大块的雪团似乎让那些血红色的山茶不太吃的住重量,略略晃了几许,落入地面,略微的一个清脆的声响,让周围所有的喧嚣瞬间的被抹去。

像是打碎了时光,剥离了岁月那样的声音。”

中段要推进剧情也有强烈的细腻感情描写。

“我谢你们汪家人八辈祖宗,我谢你们张家列祖列宗,我谢谢老子我这莫名其妙的命运,我谢谢你们逼的我和老张分手,我谢我自己他妈的爱个男人还爱的死去活来不成人形。

我谢我的天真无邪,他带给我内心多年的温柔平和善良,带给我一场刻骨铭心的疼痛,如今它已经被我一脚踢到泥巴底层,撒泡尿盖了个严严实实。愿它来年还能长成颗参天大树给30多岁即将奔四,还不晓得能不能过过三年的吴邪我留下一片树荫,好为我的骨灰我的青春我的爱情我连有都不敢有的梦想遮风挡雨。”

指温

作者:破晓·晨光

打心底觉得萌。符合瓶邪的经典萌点。

“反正吴邪发现他在轻轻的摸自己的头的时候,他娘的差一点尖叫一声以为坐在自己旁边的是个披着闷油瓶皮的粽子”

“见鬼,他可别摸着摸着摸出一句毫无起伏的“西瓜熟了没”。”

“他没有家太久了,你不会明白你侄子给他的家对他来说意义到底有多大。”

桃色笔记

作者:泡沫_颜

撒狗血。坑。但是我就是爱死了这碗狗血(×)

“所以我用十年换了什么?

你诅咒般的不老---

与正常人相悖的,倒流华年---”

心狠手辣老谋深算的幼体诱受吴邪设定,认真你就输了系列。看着喜闻乐见。

1990

作者:一三

原著向,剧情紧凑精彩

“我看着他,忽然意识到我刚才是多么冲动,我一直在追寻所谓的真相,却忽略了其实他也一样,他其实比我更着急,更害怕真相的到来和不可预知。”

蜉蝣之末

作者:六欲浮屠

架空古风,人鬼情未了(不)

吴将军砍下了敌将的头颅,但敌将却阴魂不散?

“施主,愿得大光明,琉璃解苦厄——”

人生俗世,便在苦海中央,上下左右皆是苦楚,许多时刻,度得别人,便度不了自身,但更多时刻是既度不了别人,亦戕害自身。

乱世相依,成鬼成仙,都不过一心执念。

眉山过往

作者:子竹

真·古风,看开头以为自己看了八大家游记。

“极目眉山地界,山峦纵横,怪崖峭壁,层峦耸翠,更兼气候异常,云蒸雾绕白皑霏霏之景观极易得见,甚至圣灯、佛光、三阳等异象亦不难寻得,烟云飘渺影影绰绰间,直似有仙人踏雾乘风。”

极富镜头感的画面,镜头拉近展开故事,文笔精美令人拍案叫绝。作者定是浸淫文言多年,你看——

“自然是高──极高,山高而涧深。也险──陡崖怪石叠嶂嶙峋。然不止高而险,洗眼看去,又有茂林修竹,浮岚软翠,茫茫云烟缥缈,薄如轻纱,随著穿峰过谷的山风慢慢涌动。”

“一架三面绕著矮矮菱眼格儿的花围垂柱拔步床中,周匝飘著针镌缠枝石榴的檐儿下,下悬的挑绣双鹊穿枝如意云纹磁青地儿软帐内──”

细节考究不杜撰,看的很舒服。所谓中国有闲阶级的兴趣,就是让我等布衣草民羡慕。(啥)

并且,非常萌!

《西风纵》

作者:南渡

古风

文有大漠朔风之感,马背上儿女情长。在山洞里抵死缠绵大概就要了结此生,被救出你我还是势不两立,纵马蛮荒之地等哪天马革裹尸而再不相见。

活着总有缺憾。

“他想抱住对方,像真正的眷侣那样,抱着死去。

可他不敢。勇气仿佛在之前耗尽了,那些爱慕之情,孺慕之思,不可说的,老爷们儿之间不兴腻歪,哭哭啼啼生离死别,要么扒光了痛快干一场,可是眼下,他就是想干,也没那气力了……”

“沿着河岸策马徐行,两边仇恨已久,互不信任,虎视眈眈地盯着,防止对方突然发难从对岸冲过来。

吴邪也扭头盯着,只不过他眼睛里的,始终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行至岔道,两分水流各奔东西。

张起灵最后隔岸投去意味不明的一眼,口中发出一声长而嘹亮的呼哨,这是马贼的习惯。他的人接到暗号,纷纷策马调头,尾随着他离去。”

人参娃娃

作者:在水一方

萌出鼻血。

茅山张真人遇上人参吴小邪,带上上路,为了赴一个记不清的约顺带除妖挣钱,却发现……

文字温柔,感觉作者下笔都带笑,看着可以在床上翻滚傻笑的那种。

“——我等了你很久……可是,我觉得很值得。”

《饮食男男》

作者:桔梗

现代架空,厨子和吃货(划掉),厨子和厨子(不对),总之是全程充满美食的故事,感情线明晰不纠结,文字也干净利落

“鸭肉好吃,蜂蜜融在黄油里,甜味被冲淡了,反而衬得油更香,后味更浓。不过……”

“把火腿和新鲜排骨,鲜笋,百叶结分次下锅,一个多钟头后,汤白汁稠,咸鲜醇香。”

你能忍得了吗?

会做饭的好男人为什么要内部消化!(你走开)

不眠

作者:醉世浮夸

现代架空,文风清淡,老老实实谈恋爱

《Night Wish》

作者:月下十三层(bonepig)

架空冒险,科技背景,冷硬风,文笔赞爆。一个拯救的故事。

“班时段、交通尖峰时刻、绵延的车阵、此起彼落的喇叭声与咒骂、挤沙丁鱼般的地铁车厢……所有理当与百万人口大都市的傍晚六时相连结的概念,丝毫不影响这个远离市中心的破落区块。倒也不是不曾经历过那样的时光:每一面窗玻璃後头都有灯火亮起,鲜明显眼的店家招牌闪现不一样的色彩,等待绿灯的汽机车噗噗噗地排放着废气,摩肩接踵的行人匆匆踏过绘有白色标线的平坦柏油路面。算起来嘛,也不过就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但拜一桩闹出了不少人命的生化实验室有毒物质外泄事件和中央政策强势引导的产业重心移转所赐,说巧不巧,还遭到都市更新计划似有意若无意的遗忘,而今,齐整矗立且样式相近的老式钢骨建筑群,与其说是住屋或办公大楼,用不插电超巨型另类地景装饰定义倒是更精确许多。”

开头描写迅速交代背景地点,张弛有度像高手运气。每次选取的物象都妥帖入微,从不拖泥带水。

“於是滚烫泪水汹汹,淹没映入眼帘的景象──暗红色足印来往交叠,半敞的房门外,廊道狭窄幽长,漫流的血水凝滞成滩,一地残缺溅洒的屍块。”

简直只能跪着欣赏。

《sorrow is nothing》

作者:橘子花

现代架空,瓶邪瓶。非常有名

冷暖自知的感情,在喜怒不形于色之间如履薄冰,某种普世性会让读者无可遏制地带入,文字里的挣扎痛苦触动人,不过想起各人自己的故事。

“他只感到一阵寒意。 

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夜宿狐舍清晨醒来,温暖的假象突然破灭。”

“你慢慢就被那种感情杀死了。

如果说是被温水煮的青蛙,不如说是一心一意将蝎子视为挚友而背其过河的青蛙。”

“从前好的时候那样好。不好的时候,我都忘记了。”

《twilight till dawn》

作者:月下十三层(bonepig)

西幻,黑街扛把子和弱鸡吸血鬼不得不说的故事

开头有《巴黎圣母院》风范,文字幽默跳脱,太太是神仙吗为什么什么文风都驾驭的住!

这篇是《WhiteNight Fantasy》的第一部曲,然而……这鸿篇巨制难产多年。

拙笔没法写出它好看的万分之一!

北向终极

作者:醉雨_倾城

一只哈士奇和一只小金毛的北极历险记。

为什么一群动物的历险会那么好看啊(嘶吼)又萌情节又随时在线,简直语无伦次

“淡金色的光芒充盈整个空间,永夜的北极忽然亮了起来,半轮金色的太阳自地平线的另一端一跃而出。冰雪消融,嫩绿的草,鹅黄的花,几乎是瞬间铺满了整个大地,美丽的驯鹿王跑过解冻的苔原,却不知道有只黑狼已经悄悄地跟了他很久很久;北极熊在未融化的冰面上捕猎海豹,身边跟着小巧狡猾的北极狐,遥远的海面上,巨大的虎鲸喷出数米高的水雾。一只金毛和一只哈士奇一坐一卧,就在那最高悬崖上,对他微笑。”

全金属狂想

作者:在水一方

现代架空,全金属狂潮世界观

背靠背战斗,枪声在雪山里响起,机车、肉搏,加上在水一方太太的文笔,荷尔蒙爆表!

神谕之夜

作者:安九西

烧脑,非常烧脑。但是剧情抓人,停不下来。

“如果我以另一种方式来到你的身边,你是否能够发现?

当然。”

《恋君已是第七年》

作者:北山无衣

现代架空,如果你看过豆瓣《医生与我》,可以很快抓住本文主旨(什么)。

谁都被作者温柔以待的故事。

“张起灵比他大八岁。吴邪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二十九了。对男人来说,那就是花一般的年华。

前二十九年的时光里,张起灵的生命中没有吴邪。不论他难过还是欢喜,痛苦还是安乐,不论他遇到了什么人,与之有过什么样的故事,吴邪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分毫。

那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生命。”

醋坛子吴主管强势出柜、强势怒怼欲插足者,但是也会在出柜被软禁看不见老张的时候,一句“闻不到小哥的味道了”瞬间变得无力。闷骚老张明明先看上人家,却守口如瓶让小吴误以为他才是那个先动心的。

能不爱他们吗。

以及塑造了心目中最好的阿宁形象。

《溯溯》

作者:花陵

现代架空。分手梗。洁癖预警。邪瓶邪

“那些激情的,疯狂的,旖旎的,青涩的时光在记忆的洪流中汹涌而过,他只狼狈靠着一块浮木。

一个人穿越洋流。”

老张视角,感情刻画细致入微。

“如今他只觉得自己像一名退隐山林已入耄耋的刀客,受人之托重新握起刀柄,却发觉刀刃生锈已久,自己也力不从心,颤颤巍巍的提刀劈开空气,一点一点重新适应。”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问你,却只能问自己。得不到答案,哪儿来的答案。说了你就要走。你还是走了。

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做什么我都愿意。    

别再走了。    

别再说要走。”

评论(11)
热度(25)
  1. blackcat111未完待续、 转载了此文字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