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叶王]猎人好忙

反复抱过的妻子是枪
枪是沉睡爱情的村庄
>>>
叶修是被疼醒的。

他昨晚在山洞里布陷阱,没设好却下起雨来。天渐渐黑下去,又没法生火,叶修就地睡了一晚。早晨觉得脑袋好像磕着什么,钝钝地疼。一睁眼看见未完成的陷阱里有一只梅花鹿,后腿被缠起来动弹不得,前蹄就猛踢正好睡在边上的叶修的头。

“我靠你干嘛!”叶修捂着头跳起来。

“这话该我说!乱丢东西有没有公德心了!”

叶修慢慢回过神来,看这只尾巴上系着丝带的鹿愤怒地摇晃着他漂亮的鹿角。

“张佳乐,怎么又是你。不是我说,为什么你每次都能掉进根本就没设好的陷阱里?”

“我靠这是陷阱!叶修你太不要脸了!”

叶修突然不想解开梅花鹿后腿上缠成一团的绳子了。

“说吧,到这来干什么,一只梅花鹿到山洞里,躲雨?今早天气挺不错的。”叶修伸手开始理那团乱麻。

张佳乐配合地往外挣脱,结果绳子却更紧了,只好作罢。

“我在找一朵花。”

“现在可是秋天,你找菊花也不能到山洞里找……我靠张佳乐你还踢我!”

“我的花去年冬天还和我在一起。但是去年冬天太冷了,真的特别冷,我怕我的花在一场雪之后就找不到了,所以我就一直围在他旁边。他不让我陪他,怕我冷死,我就跟他说,我可是梅花鹿啊,梅花鹿怎么会冷死呢,梅花鹿可是岁寒三友!他就骂我智障,说我还知道我是一只梅花鹿,不是一棵梅花。他说他一个人可以很好的,没遇见我之前的冬天也是一个人过的。我觉得有道理,他看起来挺能御寒,虽然冬天的时候好像有点显瘦,而且我也真的很冷,虽然冬天我长胖了不少,但是完全不顶用。我就听他的,躲起来睡觉,等第二天春天去找他。

“我睡了好久,做了好长的梦,我梦见我就是一株梅花树,我没开花之前他使劲笑我丑,但是冬天到了,我开花了,而且一点也不怕冷。然后我就可以给他挡雪挡风,虽然效果不大,但是他得受着。

“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跑去找他,但是他不见了。

“雪化了,地上很潮,太阳一晒还会蒸起水汽。

“但是他不见了。

“我要去找他。”

叶修没说话,手里编着他的绳套。

“我从春天到夏天翻遍了森林,秋天起我开始找山洞。有土的地方我都要去一遍。如果到了冬天我还没有找到他,那就算了。

“可能是他嫉妒我会跑,然后就不想理我了。

“也有可能是他死了,毕竟是花嘛。

“但是我要一直找到冬天。”

梅花鹿甩甩后蹄,准备往山洞里面去。

“你不是猎人吗,他叫孙哲平,你帮我问问吧。”

梅花鹿跑起来。

“好啊。”叶修冲山洞里喊。回音清晰明亮。

>>>
子弹上膛,瞄准镜里一只狍子优哉游哉地晃荡。
手指扣上扳机。

“啪。”

一只小石子击中叶修放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的指甲。
叶修一惊,迅速转开枪口寻找袭击者。那只狍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逃走了。叶修惋惜了一下,转而看见身后一棵大树的树枝上,站着一只喜鹊。

“辣鸡!小偷袭都躲不过,看你了那么久,觉得你可能是个厉害的家伙想和你PK一下,噫原来是辣鸡!”

叶修放下枪。突然从裤袋里摸出匕首向喜鹊一掷。

“太慢啦!”喜鹊振翅腾空,戏谑地看那树枝被削断。这时,一枚子弹破空而来,喜鹊猛地一闪,但还是擦过他的羽毛。

“嘁。”喜鹊一把捞回羽毛,“还蛮厉害的。”

“我叫黄少天,是南方的林子来的。你们这边秋天就这么冷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们冬天都是怎么过的啊难道不会一个冬天冻死半个森林吗,还是我们南方好……”

叶修仰头看这只一边扑腾翅膀一边叽叽喳喳的喜鹊,觉得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你认识一朵叫孙哲平的花吗?”叶修打断他。

“孙哲平?花?不认识,不过你刚刚想打的那只傻狍子倒是姓孙,不过叫孙翔,可能是一家的吧。”

不,一朵花和一只狍子是不可能一家的。

“就是他和我说这里可能有新来的斑鸠的。哦对了,我没和你说我来是干嘛的吧,我要找一只叫喻文州的斑鸠。”

“占鹊巢的那种?”

聒噪的喜鹊沉默了一会。

“随你怎么想吧,反正魏老大的确走了就是。但是他肯定不是因为文州气他的,他说他还有几年就飞不动了,不能再带我们这群熊孩子大杀四方了,文州虽然慢,但是也可以带我们飞。但是前两天其他那帮人把文州赶走了,他们说一只斑鸠不可以待在喜鹊群里。什么狭隘的种族歧视!文州说他不在意的,但是前两天他突然就在我们那里消失了。我要把他找回来,他是斑鸠还是喜鹊根本不重要,魏老大说让他带我飞,他就一定还是我们南方林子的!

“你见过新来的斑鸠吗?”

叶修摇摇头。准备把枪背起来。

“虽然听起来不太好。但他在斑鸠里面飞的也挺慢的,不可能再往北了。那我就继续找他吧,总能找到嘛。猎人,下次有空PK啊,杀你个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好啊。下次把你的毛拔光扔到林子最北边。”

黄少天一扇翅膀,喜鹊消失在叶修的视野中。

>>>
叶修在傍晚回到他的小木屋。

他顺手一拉电灯。

门边餐桌上的小老鼠一下子僵在还剩半碗的蘑菇汤旁边,拔腿就想跑。叶修一把拽住他的尾巴,把这只老鼠拎起来。

“大人饶命!小的被猪油蒙了心了冲撞了大人!求给一次重新做鼠的机会!”

“你小子,上次偷果酱那个是不是也是你?还会用勺子吃,吃完还会洗一下,洗完你就不能顺便擦擦?怕我看不出来你会用勺子?耗子贼!”

“在下姓方名锐是一只老鼠!不是耗子!”

“你还有理了?”叶修拎着他的尾巴晃晃,方锐立刻弱下来,连连求饶:“其实我做贼……不,我暂借你的东西是有原因的!”

“等等,你是不是去过挺多地方?”

“对对对,你要问什么我知无不言!”

“你有没有见到过一朵叫孙哲平的花和一只叫喻文州的斑鸠?”

“没有印象……不过我也在找人,我在找一只叫林敬言的猫头鹰。”

“你不是耗子吗?”

“是老鼠。而且我要找猫头鹰,不是找猫啊谢谢。”

“他本来视力很好的,就是戴个平光镜装装斯文,我以前就被他的表象骗了!以前我们在晚上称霸森林,打遍天下无敌手,虽然晚上和我们争这个第一的人也不多,但你不能否认这是事实!但是后来他可能用眼过度吧,平光镜救不了他了,有一天被另一种猫头鹰撞了一下,就有点晕,好像飞去了其他地方。他近视程度那么高,肯定靠自己是回不来的。我要带他回来。

“可是我还没有找到他,钱就花光啦!

“你要理解我……”

话音未落,老鼠方锐尖叫一声,一溜烟没影了。

一只黑猫轻巧地跳上叶修的餐桌,然后找了个合适的姿势睡下。

“你好,”叶修说,“我叫叶修,是个猎人,你见过一个叫王杰希的人吗?”

黑猫懒洋洋地抬了抬尾巴。

啊啊,怎么办。

叶修想。

我现在要找一朵叫孙哲平的花,一只叫喻文州的斑鸠,一只叫林敬言的猫头鹰,和一个叫王杰希的人。

猎人好忙。
>>
灵感来自两句海子诗。
第一句就是开头那个,还有:
早晨是
山洞中踩人的一只花鹿
然而写出来就是各种脱线。
几个不要深究的地方:
1,梅花鹿不冬眠
2,鸠占鹊巢学界有争论,我随便解释一下而已,因为斑鸠是dove比较开心(什么)
3,耗子老鼠的区别来自很早以前看的一部动画电影,好像是《浪漫的老鼠》还是什么的

评论(17)
热度(51)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