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魅力]自如的无聊生活

>>

只是一个读书笔记片段。

>>

“这些显示屏,不曾有美感上的考虑,外壳整齐划一,屏上显示的文字板式呆滞乏味,却不能掩盖它们富有感情和想象力的吸引力。东京、阿姆斯特丹、伊斯坦布尔、新加坡、里约热内卢。”“这些显示屏上持续不断的召唤,有时还伴随有屏幕上光标不安分的闪烁,似乎在昭示,我们看起来根深蒂固的生活多么容易被改变。”

读到这样的句子,我的内心放烟花一样雀跃。阿兰·德波顿像那种宴会中优雅机智的绅士,他的文字风度翩翩,恣肆而又节制,像恭敬地弯腰亲吻淑女手背时却不经意从眼角露出多情的万人迷。英语作家里,奥威尔是个愤青,话里含沙射影,句句带刺;海明威是个猛士,适合在风口浪尖大声呼喊;毛姆是个风趣的老头,絮絮叨叨有一肚子稀奇古怪的见闻,而阿兰·德波顿则是风流才子,自如地在舞会中说着一个成年人在动物园的见闻、对漫画的欣赏和对爱德华·霍珀的见解,举手投足都得体而见解独到。他作为畅销书作家,或许在思想深度上远不及英语文学的前辈们,但他自有他畅销的道理。他随意点染的文字背后,是一个轻快而自如的灵魂,是一种随意又认真的生活态度。

这一本集子的译名很是讨巧,On Seeing and Noticing被译成“无聊的魅力”,出自其中一篇《无聊地方的魅力》。不仅妙趣横生,还恰如其分的体现德波顿看生活的一贯特点:从无聊处见魅力,从不经意间看有趣。一次意料之外的参观动物园,一次坐火车时遇见的毫无交集的陌生女郎有什么意思呢?但在他的笔下,这些琐事都摇曳生姿,有奇异的魅力。


评论
热度(2)

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