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王叶王]洄游

台风在那段时间登陆杭州。三天两头下一次雨,还细细密密总是停而不停。

叶秋自认为自己语文水平原本只有初中水平,多年来只减不增,但还是知道用游人如织形容当下的场面还是挺合适。

西湖边上永远都是人,伞接着伞,五颜六色,百衲衣一样盖住每座桥,每条路,可不是“织”出来的布?

王杰希和叶秋分别打着伞。王杰希的伞拿的是苏沐橙的,粉色还带蕾丝,苏沐橙交给他的时候脸笑得通红。

“现在哥后悔下雨也要出来装13了。”

叶秋拽着王杰希急吼吼要回去,王杰希拿不稳伞,粉色的伞在他手上一抖一抖,险些掉到地上的时候王杰希狠狠拽了一把叶秋。

“跑那么快你是想跑回去?裤子全是泥点叶秋你自己想洗?”

宅男都不喜欢洗衣服,王杰希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于是他抓住了叶秋的痛脚。

但是迟迟打不到车的两个宅男最后还是在马路边上被溅了一身泥点子。

>>> 

回过神来的时候叶秋抽着烟要走。

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突然想到的,只是那次令人啼笑皆非的出行。

沉默在这一刻被两人同时厌恶着,又真切存在着。

吵架的时候那恨不得对方没有长嘴,恨不得永远不要说话。

时间把什么都磨成面目全非的样子,王杰希甚至记不清他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分手吧。”叶秋猛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投进门口的垃圾桶。那里面大多都是他的烟蒂,垃圾袋里面被仅剩的火星烫出一个个小洞,黑色的塑料袋被熔出的洞以极细微的趋势变大,油状物翻卷。

“好。”王杰希望着那个正在逐渐扩大的洞回答。没抬头。

“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好像叶秋离开前说的是这句话,王杰希觉得自己没听清。

但是没关系了。

都没关系了。

电梯上的箭头指向下,不断跳跃着的楼层数。

王杰希本来想看到数字变成一再关门,后来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太过虚假。

门嗒的合上。

数字跳到一。

>>> 

结果一年半王杰希没再看见叶秋。

退役也在分手不久之后,本来就不在一个城市,不是故意几乎不可能相见,北方和南方之间相隔着地域和不同的生活。他有时候会想当时分手的时候就差一句死生不复相见来作为后来的注解。

一刀两断那么彻底,叶秋挥挥手就什么都不要地走了。当然王杰希也没认为退役这么大的事情只是因为分手这事。

矛盾最多的时候就是两人战队里面有烦心事的时候,作为队长无处可发的火总是能灼烧对方,然后大家两败俱伤。长此以往,矛盾来来回回,吵架之后还是要躺在一张床——没人愿意自己收拾另一间房,后来也就当做矛盾没发生。

仿佛鱼儿的洄游,一段时间就大面积涌来,后来又周期性离开。

没有妥善解决的问题积压起来,渐渐积压成墙,有一天直接轰然倒塌,砸伤两个人。

他们总是做两败俱伤的蠢事。

两个人都蠢的要死,但是还是要抱团,还不是戒不掉依赖的瘾。

其实这种想法也蠢,谁不依赖谁就活不下去呢。就像公主病却偏偏生在普通人家,明明不是没有就活不下去却偏偏抓住那些东西不放。奢侈品用多了也变成日常离不开的,结果失去之后还怅惘。

自嘲之余就是排满的日程。

微草还在成长,他还要负责浇水施肥。

>>> 

不同之处大概就是每次回到家里的时候,他少了份念想罢了。

楼层比较高,所谓买房子的时候被打广告说城市森林之类也被临近的一栋栋公寓楼取代,从窗户看过去只有另外的窗户的反光。王杰希眯着眼,下午五点钟的阳光还是很热,房子采光不错,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开空调。客厅的热气蒸腾上他的脸。

那时候叶秋总是一放假就跑到北京,美其名曰看望王大眼同志,其实是王杰希这里空调比嘉世宿舍空调好,被戳穿之后也不尴尬,义正言辞道:“要是在宿舍一直待下去,用电那么多,我是为嘉世着想。来这里都是王大眼付钱,你工资那么多不用浪费,人有钱不花是干嘛来的。”

“那苏沐橙呢,不是说嘉世空调不够,她不是更不舒服?你就这样对待你妹妹?”王杰希放下包,两只脚互相踩掉鞋子,找自己的拖鞋。叶秋的鞋子惨兮兮地两只离得很远,估计是被叶秋一脚踹掉就去开空调了。能想象得到叶秋这种离了空调电脑和荣耀就活不下去的人的急色劲,王杰希笑起来。

“她找楚云秀去了,说电视剧还是一起看才有意思。”

找了半天鞋柜里还是没有自己的拖鞋,王杰希看向在沙发上舒服地躺着的叶秋。

“我拖鞋呢?”

叶秋吹空调正舒服,懒得搭理王杰希,朝茶几下面努努嘴。拖鞋被叶秋甩在茶几底下,王杰希拿了另一双原本留给叶秋的。

记忆太鲜明,好像叶秋这个时候就躺在沙发上。只是被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的阴影下叶秋的脸模模糊糊看不清,但是他懒散的姿态还在眼前似的。

王杰希换上拖鞋,拉上窗帘。

阴影降临。

>>> 

微草老板带着王杰希说要去个宴会。王杰希也知道老板是想拓宽自己产业范围要去打打关系,自己这个战队队长也就去帮他撑个微薄的面子,没多说什么就同意了。

商人,这个词就解释了老板的目的的单纯又复杂的特性。

作为北京人,王杰希在政治色彩浓郁的京城长大,虽然后来当了职业选手没什么闲,但是也不是政治白痴。所以他听说叶家老爷子的历史的时候也是唏嘘一番,然后就定住了。

太像了。

然而气质上的不同时时敲打着王杰希,他想他怎么都不会把两个人弄混。

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不打荣耀的叶秋在平时绝对就是这么个德行。然而眼前的这一位虽然长着同一张脸,却偏偏有一种“年轻有为”“家教良好”的感觉。

听说王杰希是职业选手之后,叶老爷子撇了撇嘴不说话,大概是鄙夷的神色。在决定要以打游戏为职业的那段时间,在亲戚中这种眼神多了,王杰希再熟悉不过,只是多年来再没遇见,突然看见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倒是那位长着一张一时半会王杰希依旧觉得违和的脸的年轻人过来打了招呼。

“王先生?父亲……请勿怪罪。我是叶秋。”

王杰希忘记伸手回握。

叶秋的笑容有些凝滞,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手,“王先生可有兴趣聊一聊?”

“抱歉。”王杰希强压住惊讶,“叶先生这边请。”

“王先生大概认识我哥哥?当然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他对外声称他叫叶秋。”真正的叶秋这样说,他打量着王杰希,“冒昧一句,应该不是所有的职业选手都是和哥哥同一种类型?”我觉得你挺正常的……除了眼睛。这句话生生被叶秋吞回去。

“不……当然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那可否告诉我他到底叫什么?”王杰希突然觉得好笑,他知道他的事情并不多,结果没想到连名字都不是真的。要不是见识过,王杰希觉得下一步就是怀疑性别。

他少有的讥讽都是因他而起,大概是嘲讽会传染。

“告诉王先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最近哥哥退役,也并没有回家……家里对他的选择一直比较抵触,但是他放弃现役却没回来让我比较费解,王先生可知道内详?”

没回答却扔出另一个问题,王杰希大概知道这位叶秋是个精明人。

王杰希的手指点着桌子,“令兄没有离开游戏,如果没有用叶先生的名字,那么告知真名可能更容易知道内详。”

叶秋笑起来,“王先生可真是聪明人,哥哥真名叶修,修理——不、修长的修。如果有消息还烦请告知。”他递上名片。

>>> 

第十区的散人君莫笑搅起一阵腥风血雨的时候,王杰希带着微草全队去找叶修陪练,他上来一句“叶修”把君莫笑吓得千机伞一抖。

“哎哎哎王大眼什么情况你怎么知道?”叶秋的QQ弹了过来,语气惊讶。

“叶神大概不想让我知道?几年我都不知道你真名。”

话题一旦引到前几年就变得沉重起来。

没人继续。

>>> 

微草败在兴欣之手,王杰希恍然又回到第三赛季。

那时候他还没有见过叶修真容,只有一叶之秋数据化的一张系统脸。被新人不断挑战的叶神烦躁地很,挥着战矛做出一些毫无意义的怪异动作,王杰希那时候让各大战队撞上新秀墙,觉得自己和斗神最起码还能旗鼓相当。

结果还是惨烈。

“谢谢前辈指教。”他这样说,对面说了什么大约已经记不大清,只有持着战矛的一个角色背影还铭记着。

在躺尸的视角,只有黑白的一叶之秋在以后他也不止看到过一次,只是不知为何那一幕却在脑海中生了根。

王杰希坚信自己没有对着一个游戏角色生出什么感情,这种纠结也就不了了之。

之后他也就不叫叶修前辈了,再之后他甚至很少叫名字,现在想来还是挺庆幸,几年间最起码没有对着叶修的脸叫出他胞弟的名字。

之后有一次王杰希在嘉世的宿舍,叶修翘着二郎腿正在刷职业选手群,他远远看过去只能看见黄少天巨大的字号,然后不断有同样的图片刷屏一样地滚动。大概又找到了什么新的笑点。

“哎大眼,刚刚黄少天说PK我倒想起来了,你说我和你战过那么多回,你记得最详细的是哪次?”叶修转过椅子,脚放下来又跷上床边,望向王杰希。

“你真想知道?”

“废话我不想知道就问你,我无聊?”

“其实我觉得挺有可能。”

叶修一脚又踹上坐在床上的王杰希的腿,王杰希腿上搭着的笔记本差点掉下去,他手忙脚乱快速抱回来,合上盖子,没注意还夹到了叶修的脚,放到床上:“你不能好好说话?”

“那你就不能好好回答?”叶修一脸语重心长,“要对前辈的问话有应有的尊重啊王杰希小朋友。”

“另外王大眼,你下次保护电脑也要注意我脚还在这行么。”叶修甩着脚,“疼死哥。”

“大概是第四赛季有一次单人赛?那次我复盘看了很多遍,也找到了摸索打法的方式吧。”王杰希一边说一边要起身倒水。

“本来哥还以为是全明星被我虐的那场。啧啧要不忘耻辱才行啊。”

王杰希吹了吹杯子里的白开水:“那次也没什么要特殊记住的,毕竟第一次碰见你,打法又不成熟。”

“就是第一次碰见才要你记住啊王大眼,哥好不容易有次情调也不配合。”叶修夺过杯子吻上去。

嘉世空调老,扇叶的声音大,呜呜地就是夏天的声音。

>>> 

那次王杰希第一次在比赛后和叶修握手,公开的。

晚上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灯还开着,王杰希寻思应该没有忘了关的灯。鞋柜旁边两只鞋,歪歪扭扭地躺在地上。

主卧室开了一只小灯,被子被揉成一团,床上隆起一个包的形状。

王杰希突然觉得很窘迫,有种被抓现行的尴尬。这间房子里面,衣柜的一小阁还塞着叶修的衬衫、裤衩,床头柜的抽屉里也有半包没有抽完的烟,卫生间里的拖鞋也是两双……一年多,大忙人王杰希很少有机会收拾房子,然而有意或是无意地留下叶修的痕迹却已经无法否认。

就像明明结束了,但他还是总会想起叶修。那些平淡无趣的记忆在每个缝隙里会突然跳出来,或者在角落里一个叶修顺手拿过来的沐雨橙风钥匙扣,或者是电脑桌下一张无关紧要的账号卡,他无可避免地在某些时刻沉溺于回忆。

可事实是,叶修提出分手,他答应了。

那时候所有争吵,所有尖锐的矛盾,所有的火气,都加深着他们之间的裂痕,像是一场漫长的地震,地面裂开,再裂开。最后再也弥合不上。

当那些鱼儿洄游,来来回回会不会总有掉队的,年复一年地重复,鱼儿会不会越来越少,最后在狭窄的河床里只有溪流击打石头,而不见生机?

床上的被子被叶修拽到一边,他穿着在衣柜里找到的T恤——这让王杰希的窘迫成真。

“大眼。微草开会结束这么迟?有没有好好复盘总结经验啊?”

“你怎么来了?”王杰希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说出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自己也不知用的是什么口气。

“没什么,来看望你。”叶修笑着说。

像还是以前的光景,他们还没疏远那么久。他总是有本事把一些难以忘怀的事情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不由分说地消除那些曾发生过的记忆。掩耳盗铃玩得太好,人人都被他牵着走,当做没发生。

王杰希没多问,叶修也没多说什么。僵持不下,外面响起救护车响亮的笛音,呼啦呼啦。

毫无意义,却十分真实。

>>> 

他们怎样面对现在的局面呢。

叶修成功地再一次把局面搞得天翻地覆,一团乱麻。

然而一年多过去,他们依旧还记得对方的细节——最起码在身体上是这样的。王杰希放任自己,他甚至不敢想象之后的事情。身上的担子重了,做什么都要考虑大局,瞻前顾后在被限制的框子里跳舞。

而此时的叶修不管不顾地再来一回,潇洒地不行。

叶修做事从不冲动,但是他的考虑思量都在看似潇洒随性的表面下精细十分。

其实都一样,王杰希只是莫名烦躁,那种表面的随便,难以琢磨,让他仿佛回到之前,他们之间的争执总是随着叶修的态度而一步步升级。都说魔术师如何诡谲,但魔术师也被却邪敲过。

王杰希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叶修那句话,仿佛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他对于现在急需逃避。叶修总有本事。

“想你。”

鱼群呼啦啦涌过来,水被拍出响声。

我想问你我们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不能问,问了你就走了。可是问自己又没有答案。

那种如履薄冰的诚惶诚恐,生怕听见冰面碎裂的声音。

别再走。

>>> 

叶修离开北京的时候,王杰希去机场送他。人多,熙熙攘攘,也不怕被认出来。走的时候叶修硬让王杰希戴眼镜,说你标志性的大小眼遮住了没人认得出相信哥。

“你是恶趣味还是怎样。”

结果还是被戴上了。

时隔一年半,王杰希又被笑。

“很好,听前辈的话。但是哈哈哈……”

君莫笑。你不要笑了行么。

“王队,那再见。”兴欣的老板娘锤了叶修一拳头,龇牙咧嘴的叶修被领走,王杰希扶了扶眼镜:“再见。”

刚要走,手机呜呜响起来,一条短信来自苏沐橙:“下次招待好一点,都不邀请,王大眼你不能这么没诚意。”

下了首都机场的高速继续堵车,王杰希靠在车座椅上,拿下墨镜揉了揉眼睛。

到底哪个才是你?

说想念的、调笑的、床上的、落寞的、无所谓的……

或是不被知道的。

鱼群堵塞。河床拥挤。太满了,快要溢出来。

先后悔的就输了。

>>> 

情况持续到第十赛季半决赛。

比赛前叶修偷偷跑出来,熟门熟路地找王杰希。王杰希也知道他熬夜惯了,也不多说什么,看着叶修翻箱倒柜找面包,一边好笑一边说:“上次那袋早过期了,你找什么?”

“王大眼同志,我知道你是个好同志,可是你有微草食堂,哥来你北京可没有食堂!”扼腕叹息,仿佛真心实意为自己的悲惨遭遇神伤。

其实如果陈果听见的话,陈果会更加遗憾地告诉王杰希,兴欣这帮人在杭州也根本没有食堂……

以前叶修还叫叶秋、还在嘉世的时候,经常跑来找王杰希说要吃老北京菜,原因是他怀念童年的味道。当然同样作为宅男的王杰希没那个本事给他动手弄出一桌老北京菜,于是两个人就出去找饭馆。

正宗老北京菜在闹市区是吃不到的,弯弯绕绕加上堵车,叶修无聊地坐在车里调歌。打荣耀没法听歌,叶修也对音乐没什么兴趣,钢琴曲都是用来练习手速的他最熟悉的可能就是苏沐橙看的偶像剧的片头曲,还经常被跳过。

翻了一圈也没什么发现,叶修倒回椅背:“我说,大眼,你有很喜欢听音乐吗,怎么那么多。”

“小别放进去的,你也知道北京的交通,放在那里也有点用处。”那时候刘小别还在训练营,已经说好要进队,后来也没被荣耀教科书虐过,叶秋就和王杰希分手、退役。

“哟你们那个新人那么喜欢?王队长可要提醒他不要在比赛的时候哼歌走神啊。”

“呵。”王杰希学着叶修的口气笑了一声。

“学坏了,王大眼。”叶修摇摇头。

“归功于叶神。”王杰希笑起来,挑眉看向叶修。

“控制你双眼的大小啊!”

然后叶修解开安全带朝王杰希俯身过去,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哥找到堵车的时候排遣的方法了。”一脸严肃。

在老城区的胡同巷里找到一家小饭馆,老板是个啤酒肚很大的北京人,看见两人进来,笑呵呵地迎上去:“是哥俩?”

“对,铁哥俩。”王杰希回答。

叶修看他一眼,没做声。

铁哥俩之一叶修吃得啧啧做声:“果然还是童年的味道。”

“估计你童年之后的味道就是泡面吧。”

“瞎说话,是红烧牛肉、鲜虾鱼板、香菇炖鸡……”

那还是泡面好吗。

胡同里很热,黑色的电风扇扇出来的风也并不凉快。巷子尽头有一棵古松,没有被认定为修正主义幸存,围了一圈栅栏,挂了块牌子。松树颜色青黑,从松针漏下的阳光灼烧着古朴的树纹,纹理带着苍老的回忆,却依旧脉络清晰。

叶修和王杰希都是一头汗,宅男都有空调病,王杰希抹了一把汗之后提议:“回去吗?”

“回去。开空调。”少见的急切语气。

坐上车空调一开,叶修享受地靠在椅背上:“知哥莫若王大眼。”

“都什么……”

其实不知。他们都明白,不可能对互相知根知底到什么程度,甚至叶修还没亲口告诉过王杰希他真名。

>>> 

王杰希手机突然响起来。

叶修此时放弃找面包,不甘心要去冰箱找其他的东西,冰箱上贴着一些便利贴,贴纸都卷起来,大概碰一下就能碎成渣。

叶修靠近了看,字迹潦草,是自己的鬼画符:“走了,坐火车。”后面还画了一根香烟——大概除了叶修以外没人看懂那是什么。

“方便面快过期,我扔了。来了要吃自己去买,吃什么随你。”王杰希字体端正,后面缀着一个O_o的表情,是叶修的杰作。

叶修直起身,他想起另外的那些没被改变的东西,默不作声。他早已习惯让一些事情自己发展而并不插手,结果这次自己却不知到底那种做法正确。他感到惶恐。

王杰希挂了手机,用询问的眼光看向叶修。

“经理,说上次的商业赛主办方还想再请一次。叶修……”

“倒水。”叶修不动,之后趿拉着拖鞋慢吞吞要去倒水。他垂着眼。

王杰希烦躁起来,“你想怎么。”

“我想怎么?我想怎么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是玩。”叶修背对着王杰希,影子被床头灯的光拉得很长。

“那你为什么回来!回来看我笑话?这个屋子还没变?”王杰希一拳砸在床上,软绵绵的,这种时候他总是砸在棉花上,更加烦躁。他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他本以为终于可以从回忆的浮沉中被救起,结果只是刚出水面,浪潮又将他拍下去。

“算了。算了。”王杰希最后收回紧握的拳头。

“我说过,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

他们总是冷场收场,不能完全解决。像周期一样。叶修深知结局,不愿深入。

不欢而散。

他们的结局总是坏到极点。

>>> 

兴欣夺冠。叶修退役。

洄游就是永无止境地重复同样的事情,历史不断重演,却要求所有人乐此不疲。

鱼群来来回回。

>>> 

其实洄游,是不断繁殖的过程。

来来回回的鱼群,从不会消失。新旧交替间,重复的事情也不过是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月亮不也阴晴圆缺。太满就要逝去,太少却又会重新出现,他们在一个偌大的轮回里。

鱼儿互相首尾相连。

其实没有断裂。

其实没有干涸。

繁殖总会进化。

有一天当轮回破解,便从头走到尾。


评论
热度(17)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