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喻黄喻]夏天的海

其实要说喻黄实际上攻受没差我不喜欢纠结这种东西……预测不会写太甜因为我喜欢的喻黄是两个各有想法的机会主义者。

>>>

训练结束的时候,黄少天急吼吼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把拉开窗帘。队员们纷纷捂着眼睛大叫“瞎了瞎了!黄少快拉上拉上!”黄少天自己也眯起眼。

蓝雨大楼下面是一大片的花坛,广州的夏天总是蛮横地抢占每一块土地,花坛里的树木蔫蔫的,叶子呈现一种颓唐的感觉。再向远处就是各种大厦,玻璃反射出耀目刺眼的光辉。他总是极目远眺着,企图透过水泥钢筋的森林望见那边的大海边缘。飞机上的一瞥总是太过短暂,只有一抹深深的蓝色,又突然跳脱出视野。那些咸腥的海风,海浪温柔拍击沙滩的景象,他总无缘见到。

“你们这就不对了,阳光是一种多宝贵的资源啊对身体多好啊,队医难道没有说过我们要保护视力保护健康吗,你们看夏天的太阳那么好不在这样的天气都看不见,快快快过来和本少一起享受阳光。”黄少天伏在窗台上,眯着眼睛看流动的云,说完之后回过头看一眼用手挡住眼前的喻文州:“是吧队长?”

喻文州略略把手放下来一些,眼睛却也没法直接看向窗外:“是没错,但是少天,队医有没有说不要让太阳直射眼睛?你还是先拉小一点。”

队员们如释重负纷纷点头,向喻文州投以感动不已的眼神,然后又转向黄少天。卢瀚文三两步跑过去,窗帘拉回一半,朝黄少天做个鬼脸,黄少天作势要去打头,小卢又急忙跑回自己的位置。众人才把手放下,在椅子上伸伸懒腰做做手操。

黄少天心有不甘,向喻文州投以不满的眼神,喻文州微微笑,“少天抱歉啦,等大家适应阳光再说。”

黄少天顿了顿,然后重又转身,在窗台边仰着头。夏天的阳光热烈,亲亲热热地拥在黄少天身边,他的头发闪着微微的光。卢瀚文蹭到黄少天旁边,望向黄少天望着的方向:“黄少你在看什么?”还没等到回答就怪叫起来:“啊啊!黄少你不要揉了啦!”

“小卢你竟然不帮我说话你说你该当何罪!”黄少天一边恶狠狠地揉着小卢的头一边说,小卢在他手下摇头晃脑,连连求饶:“不是我啦你去揉队长!”

此时队长笑眯眯地看着一大一小胡闹。

夏天真是热闹。

>>>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去食堂时,小卢冲在最前面,黄少天和喻文州慢慢吞吞走在队尾。

“队长,真是好饿啊早晨起迟了,随便吃了两口就过来。可恶训练室都不让吃东西。”黄少天踢踢踏踏地走,买大了一码的鞋子宽松地在脚上拖着。

喻文州也知道他并不是真心抱怨,默默听着,插了一句进来:“闹钟坏了?”

“没有没有,就是闹钟响了但是又睡过头了呗,队长你知道人人都会这样的啊!”

“少天。”

“什么?”

“你又晚上找叶修PK了?”

“啊队长你怎么这样说怎么叫又呢,老叶真正和我PK过几次啊,就是睡过头你想太多……”

“那就是叶修又摆你一道?让你等一晚上?”

“队长你能别这样吗,我可怜的小心脏又被你狠狠捏碎了啊……”黄少天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把鞋子甩出更响的声音。

背景音是吵吵嚷嚷的食堂师傅们锅碗相撞,拖凳子的吱呀声,抢饭菜的队友。

“黄少快来,你再不来就只剩秋葵了!”徐景熙幸灾乐祸地朝黄少天喊话,这边黄少天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不要秋葵!你们不许抢别的!”

然后拖着大一码的鞋子向餐厅窗口跑去,卢瀚文在一旁大叫:“黄少使出三段斩了!”

>>> 

黄少天抢占着最靠近空调的位置,心不在焉地咬着筷子。窗外车辆疾驰而过,反射出中午热烈灿烂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

有些事情,理清思路的时候是不能靠说话的。

喻文州坐的地方离他隔了两排,他总是眉目温和,但是蓝雨作为享誉全联盟的少林寺,队长的温柔男友力倒还无处向妹子们在平时施展。

他考虑大局,考虑大家,他总会想出不伤害任何人的方法。自接任队长以来,喻文州稳妥地充当蓝雨的基石,然而黄少天自认为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心情却百味杂陈。

他注意自己每一次外露的感情,因为喻文州总是在不经意间微笑着指出他的心思。他静静伏在这个角落等待机会,却根本不确定动机的合理性,以及根本不敢想结局。

他沉溺在自己内心的波澜里,却小心把它掩盖,不知该期待还是该永远隐瞒。

海洋水波不兴的深处是暗潮涌动,而他在等待海浪升起。然后海浪升起之后的事情,谁能预见呢。

>>> 

蓝雨每天都是上窜下跳不得安宁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罪魁祸首之一黄少天此时毫无自觉地握着一罐可乐,被欺压的小卢可怜兮兮地来找喻文州投诉。

“队长你说黄少怎么能这样!郑轩带的可乐不够黄少竟然先跑出去抢走了一罐,我就没有啦!”卢瀚文忿忿地跺脚,“黄少总是不爱护未成年!”

“那你让郑轩再跑一趟。”

“这么热的天,再跑一趟压力山大啊……”郑轩举手做投降状,“本来技术部的、黄少和小卢各一瓶,结果只剩两瓶,技术部那位先拿走了……”

“啊!”卢瀚文抱头,用极其幽怨的眼神想戳通得意的黄少天,此时黄少天已经灌了半瓶可乐,心情舒畅地开口:“小卢你听我说,我是为你好,未成年是国家的希望祖国的未来我们的花朵你知道的吧,祖国的下一代要靠你,可乐这种不健康的碳酸饮料就是杀精懂不懂,杀精!而且喝多了长不高!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我有义务帮你解决掉这种罪恶的饮品啊。”

“那黄少杀一杀也没关系?长不高也是因为可乐喝太多?”处于怨念的小卢如有队长助一般精准地找到重点,反问到。

“卢瀚文小朋友你怎么说话呢嘲笑你黄少天前辈的身高是不是?啧关于杀不杀……”黄少天不着痕迹地望了一眼笑眯眯看戏的喻文州,然后迅速收回眼神,用指尖点着可乐罐。突然一把握住罐子灌下剩下的可乐,还用一声意味不明的“啊……”作结,转向卢瀚文正色道:“本少怎么会怕这小小一罐可乐的威力?”

“好啦少天你不要这样了,小卢,我的芬达要么?给你好了。”喻文州晃了晃还未开封的汽水,然后仿佛无意识地扫了一眼黄少天。其间内涵太复杂,黄少天选择不去深究,继续把玩着可乐罐。指尖顺着飘带的图案,在还带着水汽的罐身上划动。细密的水珠汇集成大滴,缓缓淌下来,在黑色大理石的窗台上留下水渍,图案好像在隐喻些什么。

卢瀚文摇摇头,走向饮水机接了一杯凉开水,咕噜咕噜灌下去之后朝郑轩说:“下次我一定在黄少之前!”

“啧。听着像小卢要找黄少PK啊。”徐景熙摇摇头,放下绿茶,“你们说我们是观战还是劝架?”

黄少天坐在窗边收回向外远眺的视线,起身拍拍喻文州的肩:“我要再不表示点什么队长又要说我了,哎剑客之间恩怨真多,队长就是小卢那一边的好伤心……”收手的时候,喻文州本来别在耳后的头发垂下来拂过黄少天的手,他的头发并不算软,但柔韧。黄少天收回的手在空气中顿了一下。

队长总是好脾气的样子,温柔待人,但实际上很固执,从训练营开始就很固执,他用这种固执构筑起自己。温柔但坚持的喻文州,就在他身边,赛场上的喻文州就在他身后。

海浪拍击着心里某一块地方,冲刷着小心翼翼掩盖着的那块地方。

黄少天快步走出训练室,像电影里面的男主角一样作势潇洒地摆手:“我去帮小卢带一瓶,有没有觉得我的形象很高大?”

“哎黄少不用……”卢瀚文还没出声,黄少天已经关上门,于是这句话就变成一句戛然声音降下去的可笑口气。

喻文州望着训练室的门,抿嘴不说话。

外面太阳焦灼,热烈又让人烦躁不安。

>>> 

黄少天在商店门口站着,脚尖碾着一块石子。石子透过鞋底在脚掌部分硌着。不时作痛却又上瘾般不肯停下。

“哥仔,给。”便利店的老伯终于在冰柜里找到可乐,递过来的时候说:“天热啊,你是附近的吧,你们年轻人就是喜欢这些汽水。”

黄少天并不想在外面多待,匆匆付钱准备回去。抬头望着蓝雨大楼的时候模糊看见自己那个靠窗户的地方有个人影,人影朝自己挥挥手,做了一个快回来的手势。太阳刺眼,连带着那个人影都难以直视。

他快步走回蓝雨大楼。

接收到空调凉气的时候,脑海中仿佛有无数念头突然拥挤在狭小通道,争先恐后要喷涌而出。他隐约抓住几条,又仍旧塞回脑海。

他不过是在喻文州考虑全队友好时莫名地焦虑罢了,像濒死之人的歇斯底里。又或者是那些本来很普通的事情却让他疑神疑鬼,如惊弓之鸟一般害怕被厌恶。那本是理智告诉他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不可遏制地在这个夏天杂草一样疯长,像那时突然被大海吸引而执着于大海,那种执着也是这样,在无声无息中生根,缠绕着他。

我病的不轻,黄少天想。

海洋一旦起波澜,总要有人灾殃。

>>> 

后来可乐事件也就平平淡淡结束,大家都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比赛慢慢向后推进,人人全神贯注,没人再纠结那些芝麻大的事情。

后来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蓝雨被挤出四强席位。

发布会上黄少天少见地心情沮丧,拒绝多说。喻文州笑着用一句“少天都没话说我们还有什么可说”委婉而坚决地拒绝了媒体。缓解黄少天少见的不配合带来的尴尬,也表明蓝雨不想对失败多做评价的态度。

黄少天双手抱胸倚在员工通道的墙上,宋晓过来拍拍他的肩说:“其实我才最应该郁闷。”黄少天转转眼珠不搭话。宋晓耸肩离开,还故作伤心地叹气。

员工通道左边连着发布会场,右边连着外面。左边是灯光,以及镁光灯咔嚓咔嚓地闪,人造痕迹太重,有种不真实的错觉。右边是阳光,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在地面上烙下一大块光斑。喻文州就从左边出来。

他的影子被灯光拉的很长,随着走动的步伐,影子逐渐淹没在两边光源照不到的黑色地带。但是身影却被日光灯镶上一圈薄薄的光晕。

黄少天此时半身在阴影下,半身在阳光下,他的目光在外面,胶着着不肯拿下。

“少天。”

闻声黄少天转过头,他原本隐在阴影的眼睛在黑暗下有细碎的光。喻文州恍惚间又回到蓝雨训练营,那时候的黄少天是光,只可以仰望,自己也只停留在仰望的心思。后来事情发生得出乎所有人预料。一向嚣张跋扈的那个少年在魏琛消失的那天躲在角落,喻文州找到他时,也是那种眼神。

不服输不认命,却无可遏制地难过。潇洒如黄少天,却始终有着赤子之心。

那时候他的嘴唇开合几下,却什么也没说。喻文州无端猜测他原本想说“新队长”之类。他本已做好准备接受尖牙利嘴的挖苦,但是那时候的少年只是静静在角落里望着他。

一望就是七年。

七年来这眼神换了一种又一种,渐渐变得不可琢磨。成年人的心思总能隐藏在一层外壳里,他也并不奢求看人看透,只是如今再见,有种经年已过的无端感喟。

黄少天此时走向喻文州,眼帘垂下不辨心情,语气如常:“队长不要发愣了,他们都已经在车上了,我跟你说刚刚宋晓竟然说什么他才应该郁闷,我去你说这是用来安慰人的话吗……亏他大心脏(四声)是大心脏(一声)吧!”

“嗯,走吧。”

夏天还在继续。

>>> 

蓝雨提前进入夏休期,却都留在俱乐部等到决赛结束才纷纷要去休息。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兴欣给他们上了一节大课,复盘也是一遍一遍进行着,蓝雨的朝气仍旧像暑气一般蒸腾着。

放假之前不知是谁提了个队内旅行的主意,受到蓝雨大小剑客的极力赞成,卢瀚文高高兴兴说可以夏令营了,被郑轩弱弱一句“还要照顾未成年,这个夏令营压力山大”浇了一头冷水却不肯放弃。黄少天就直接多了,直言:本少放话,要去海边,有没有带大家去度假的大气啊你们有没有很佩服我啊吧啦吧啦,大意就是旅行不去海边他就不行。

当一干人等向喻文州征求意见的时候,喻文州摊手:“这个看大家啊,我都可以,你们玩的开心就好。”众人对队长的温柔善良再次表示如潮水的好评,徐景熙笑着表示要是他生是妹子找到队长就嫁了,旁边宋晓冷言冷语:“要是你生是妹子,虽然可以摆脱蓝雨没有妹子的遗憾,但是你这样的……”他故作夸张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徐景熙然后接着说道:“估计队长对你没兴趣。”

“啊哈哈。”黄少天突然笑起来,喻文州被他这一笑,又看向已经在旅行问题上表过态的黄少天,他跑过去安慰性地搭上徐景熙的肩,说:“哪有你这样,比队长站位都靠后的谁对你有兴趣,队长怎么都应该崇拜我我那么英勇无畏冲在队伍最前保护队长,我这么人见人爱队长看到我就想嫁是不。”

“黄少他们明明在说队长的男友力……”卢瀚文举手提问。

“都一样怎么不一样。”黄少天义正辞严。

“那难道说队长看到小卢也要嫁?”徐景熙拍掉黄少天几乎勒断他脖子的魔掌问。

“好了什么嫁不嫁娶不娶。”喻文州略显无奈地打断他们的对话,“你们是不是被小戴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想法?”

“不不不!”纷纷惊恐回答,“那个我们学不来。”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指头在桌上打转,那里原本有一摊倒水时漏下的水,黄少天似乎不经意的来来回回之后隐约成了“奇怪”两个字。但是很快黄少天又画了圈,两个字就在乱涂中消失,混沌一片。

他小声“啧”了一句,然后站起来高声说道:“好了就决定是你了,蓝雨队内旅行去海边,同意的举手,到队长那里报名我和队长去联系经理或者我们自己找旅行团,没有意见吧这是本少的明智之举。”卢瀚文“哦哦”地举手,喻文州耸肩表示被迫接收任务。

黄少天在心里比了个傻气的V,然后望向窗外。

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滋味,他去抓那些虚幻的满足,逞口舌之快,自然地表现出亲近,被问起也可以说一句哥俩好。

他不断对自己说,可以了。很近,不管知道与否,很近,就可以了。

因为他深切地知道,风平浪静的海才是没,掀起巨浪吞噬什么的海,是被厌弃的。

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看法就是规则。

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不认命。

>>> 

后来卢瀚文是哭丧着脸坐在车上的,原因是他要求在海边搭帐篷的想法被无情驳回,驳回的理由是没有一个打游戏的宅男能操得起那份麻烦的闲心。他泄愤似的撕起车子坐垫上没除干净的塑料膜,撕了一地渣,结果自讨苦吃要负责扫干净。

黄少天本好心要帮忙,碰上喻文州此时安排房间,私心一动又没在伸出援手,郑轩倒过去帮忙。扫着时黄少天滔滔不绝起来,说了个帐篷的笑话,卢瀚文笑笑之后也就把不甘心撂过去,黄少天笑小卢他好男人够潇洒。

是够潇洒,注定够不到的东西放手就行。自己还作孽要挤出时间找些假装的温情。

黄少天得偿所愿和喻文州分到一间标间,因为一干人等均表示如果黄少嘴炮攻击他们会连死都不知怎么死的,黄少天没有纠结“嘴炮”这个词的褒贬,目的达到就一切好说。

后来一想自己也就是个傻乎乎的痴汉,把一些可笑的小事情当成财宝,守财奴一般护卫。

喻文州此时手撑着头,头挨在车窗闭目养神,眉目沉静。

初见的第一年,黄少天怎么也预料不到,七年后他们仍然在一起,他还怀着一些并不为人所知的隐秘心思。

造化弄人。

这个词在他笑一笑之后被当做自我消遣。喻文州的模样还在脑海,黄少天细致地描摹每一寸,记忆也过来添油加醋,将那原本单薄的形象变成有血有肉。

真是没药救。

黄少天学着喻文州的样子闭上眼,车上的吵嚷也平息下来,各自不同的人在同样的安静中沉溺在不同的梦里。

他仿佛听见海浪舒缓的声音,漫过整个车厢。

>>> 

到达的时候是下午,舟车劳顿之后纷纷都要先去宾馆休息。在摇晃的车厢里好一会之后黄少天走路略显不稳,拖着行李箱老年人散步一般晃悠。其实换平时比赛,这种车程也不算什么,只是黄少天认定自己可能因为是那矫情的“心神不宁”而被影响,平时还会考虑别的,这休假却全神贯注在单恋。

他并不耻于承认这一点,但是也没有到向全世界宣告那么蠢,所以大概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一个人最清楚。

这是一个不被刻意保密却完全无人知晓的秘密。

黄少天把行李箱放在门边就直扑向床,还舒服地眯起眼睛在床上蹭两下:“啊,真的很久没有感受到被子被铺整齐的床了……”

拉杆箱突然噗地倒在地下,在厚实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喻文州去拉窗帘,唰啦之后,暖黄色的光当即占领房间。只手臂搭在眼睛上的黄少天也被笼在这光下,他难耐地扭了两下身子,突然坐起来。

此时在无际的海上,太阳已经半边沉入海面以下,另外的一半有着仿佛晕染开来的颜色。红橙黄被揉在一起没有分界,暧昧不清的天色将海面也映照出与白天不同的颜色。

黄少天仿佛觉得自己和喻文州之外的物体都变得透明,他们在有着温暖颜色的油画中静静或立或坐。那一瞬间他甚至起了不顾一切地去冲动的贪念。

“少天,真漂亮。我记得你从过去开始总是想着要到大海这边来?”

“啊……嗯?我有说过?我怎么不记得?队长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你没有直接说过,意思明白就可以了。如果你不否认我大概可以大胆猜测你每天望窗外是想大海?”

无数念头过电一般闪过,黄少天像是突然置身于冰窖,连骨节都僵硬。玩战术玩心思多了,总是有那么一些弯弯绕绕的看人方式,让人看不懂猜不透。

他简直要叫声妖怪。

然而他还是直视回去:“啊哈,我原来在队长心目中是个那么小清新的妹子形象,还喜欢玩远距离幻想?不过的确很怪不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没有看过海。这种事情真是害人不浅连队长都要因为这个事情吐槽我。真是伤心。”黄少天压住惊讶,说些胡扯的瞎话,也明白没人信,不过这话是有真的,哪里真哪里假他选择留给喻文州评判。

猜心思他不想费神玩。

累了。

和这件事同样的另一件事也本来就是不被刻意隐藏的,迟早要被套出话来,他毕竟是喻文州。

拉杆箱还倒在门边,这是与想象的世界不同的现实。

>>> 

出来休假破天荒早睡,但是生物钟驱使着在床上精神百倍不住翻身就是睡不着。旁边喻文州倒是没什么动静,黄少天也逼着自己不动来酝酿睡意。

他翻过去面朝喻文州,喻文州的睡姿很规整,两只手交错着放在脸旁边,呼吸轻盈而有规则。黄少天自认懂得喻文州在赛场上运筹帷幄时,表面轻松姿态之下的伤神,可在这样安然的睡眠下是否暗藏噩梦的袭击黄少天却无从得知。

黄少天在迷迷糊糊间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下午去到海滩,躲过最阳光最刺眼的时刻,此时的太阳像熟烂的果实,光照都是成熟老练的。

一半的人跑去要搭遮阳伞享受阳光浴,所谓沙滩大海就是这样的用途。卢瀚文招呼黄少天把他埋在沙子底下,黄少天唠叨你就不怕沙子烫,但还是照着他说的做,把小卢埋得只剩头露在外面,还笑着嘱咐“你不要让别人踩到你身上啊那样很疼别来找我。”要跑去海里之前还折回来再补充一句“也别来找队长。”

“黄少你当我小学生吗!”卢瀚文不服地叫起来,结果此时黄少天已经跳进海里去了。

然而并不能指望没有见过海,从小就是打游戏长大的黄少天能够在海里鱼一样地游泳。

所以当他想到稍微深一点的地方,但是套着游泳圈又划不过去的时候,神一样地队长就负责把他连人带圈一起扯过去。

“这不公平!队长你明明和我一起进训练营,打荣耀时间都一样怎么你就会我不会,我也是广东人啊!”

“但是你不是小时候家住海边的广东人。”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游泳圈回答。

他们所在的地方离人群已经有一段距离,只能远远看见沙滩上许多撑起的遮阳伞,和模糊那些露出伞之外的肉色。

这让黄少天有一种隔离于人群之外的错觉。

一种隐晦的,只能在人群之外产生的想法滋生,生长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黄少天的手在水下挥舞两下,企图找回昨夜如置冰窖的寒冷感觉,以及自己与冲动对抗的理智。

“少天?”

“队长。”

几乎同时开口,喻文州闭口听他说话。他望着黄少天,眼神平静。喻文州的眼神像溪流,汩汩流淌着安然,随时都能自处而带来的不卑不亢。

就像还在训练营的他。

可他早已不是训练营的吊车尾,黄少天还是蓝雨的骄傲。

“不,没什么。”

一眼就可以被看穿的谎话,黄少天也无所谓,喻文州不是会逼问他绝口不提的事情的人。

喻文州眸色明暗不清。也不去看黄少天。

海洋掀起一阵小浪头,很快又平静下去。

如同在淤积的河道,有时一切缓慢地充斥黄少天所有的思维。又有时候它们快的无法捕捉,仓惶而过留下孤单的清冷。

反正不管上一次留下怎么样深刻的印记,下一次的浪头又会抚平。

>>> 

到天色昏暗的时候一群人闹着要海边烧烤,跑去附近的店家借来东西,买些生食,纷纷捋起袖子表示要大干一场。

黄少天也凑进去,扬言你们等我大显身手。

肉类在火上发出嗞嗞声,香味很快飘过每个人鼻尖,郑轩深吸一口气,然后朝黄少天竖起拇指:“黄少好手艺。”

黄少天抹了一把汗甩出去:“那当然,本少多才多艺,这点小事就能体现。我跟你说,看人要在细节看,不说出来的东西你观察,你看着看着,就懂了。全联盟最强的机会主义者教学细节,郑轩快来谢恩。”

卢瀚文蹭到一边:“谢黄少,能吃了么,闻着好香。”

黄少天抽出两串扇贝肉朝坐在一边看戏的喻文州走过去,“剩下的你们慢慢分,要吃自己烤,我不干了啊!这活累死人。”

“辛苦了。”喻文州抬头看向走来的黄少天,眯眼露出一个笑。

“让你这个海边的广东人评价一下不是最好了吗。”黄少天大大咧咧坐在旁边,递过一串。他手上还粘着刚刚的油,黏腻不堪,碰到喻文州的手才发现,自我厌恶地皱眉。没有洗手液只有湿纸巾,大力揉搓着手指。

喻文州看他用力的样子看久了,黄少天始终不停下,一时觉得好笑,没注意就笑出声,动手要去抢下黄少天的湿纸巾。

黄少天早闻声回头,他看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身后是烧烤架上面跳动的热烈火焰,以及一群围在烧烤架边啃烧烤的队友。

和谐安静,无端让人生出会一直存在的错觉。

仿佛时间都是胶着缓慢的油状物。

黄少天倾身吻上去。

在夏天的咸腥海风里,在海浪温柔拍击沙滩的声音里,黄少天闭上眼吻了喻文州。

>>> 

而后两人有一贯的默契,闭口不谈。

与其说那是一个吻,不如说只是嘴唇相互地碰触,黄少天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感觉到了喻文州唇上的油腻。虚幻地像似一场梦。

可没有一场美梦会持续到天亮。

当晚黄少天没有回宾馆。他在沙滩上坐到凌晨,闻出不同时刻海洋的味道的细微差异。看海浪无休止地涨落,永不停息而又乐此不疲。他想到了为什么会对海洋有执念,因为他在和潮涨潮落做着一样地事情,不断追求却又在最靠近岸边的地方退回,仿佛被上了永不停止的发条,做着循环往复的蠢事。

中途他刷微博刷职业选手群,像个标准的痴汉寻找喻文州和他的每一次互动,截屏又删除。像个无可救药的精神病患。他想起有个字叫“作”,把团队当成假想敌,作堂吉诃德式的自我安慰。

他让宋晓留下的睡袋在他旁边,黄少天缩进去两个小时又爬出来,浅眠使得头更加昏沉,在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享受亲手斩断念想的快感。他伺机而动,演一场抓不到猎物的表演,表演短暂精彩,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可能永远都要记得这件事。

四点半钟,原本闭眼放空的黄少天突然睁开眼睛。

没有预兆,初阳突然从海平面中跳出来,射出万道霞光,又隐于千丝万缕的云彩之中,而那玫红色的霞光,也照亮了世界,波光粼粼成了荡漾的阳光的实体。它将会带来一个声势浩大的清晨。

而黄少天就要在这清晨中退场。

此时的喻文州在宾馆的窗户前眺望,他看见一个人影背着阳光走来,身后的脚印那么清晰。昨夜的痕迹被冲刷地毫无痕迹,这又是新的一天。

“队长我回来了啧啧啧昨天不应该就吃那么一点好饿,让他们早上不许和我抢那个锡纸包的那种糕点要不你先帮我拿一份。”短信在嗡嗡声中到来。

“好。”

有什么变了,有什么没变。

没人有错。

没有人对。

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夏天,发生了一场无疾而终的喜欢。

像无数人曾经经历的那样。

>>> 

什么时候我们能责备风,就能责备爱。

——叶芝

 

 

>>

我终于在去学校之前把这8千+的小短篇的写完。

很早之前想写喻黄,然而并不是单纯喜欢很多喻黄所有的傻白甜,虽然不可否认当时开始吃喻黄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就是了。

是从全职完结的时候开始看,那时候第一眼就变成黄少厨,很大的原因在于对厉害的话唠小天使完全没有抵抗力,比如很久之前看黑篮就对黄濑各种心心念念……你们没有发现黑篮和FREE在人设上重叠的部分不仅是一点点吗!

但是真正彻底变成少天厨是在当时一场少天和唐柔的比赛,那一场看出破绽的机会主义者像蛰伏在密林里的豹子,随时要上前咬断猎物的喉咙。后来看《于光之中》,里面黄少天的性格塑造也真的就是我心目中冷眼旁观,表面随性随意其实心中可以百转千回……总之就是可以看出冷心热面的感觉?

不觉得两个都是笑着其实心里明镜似的人在一起的感觉很刺激?(并不

《夏天的海》呢,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又有点矫情的故事,暗恋队长的黄少在平时的插科打诨中,明知喻队总是为全队考虑却做任性破坏团队和谐的事情(没错有没有很作),虽然并没有什么严重后果但是这就是一种发泄不满的方式,然后在海边计算好了一种令人终生难忘的表白方式,其实说表白不过是了结夙愿的感觉,然后也清楚知道喻文州也并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在队里让他难以自处,后来大家都当什么都没发生。

这样看来这个故事真的有点扯……(被打

黄少天并不是不会玩心脏,他在欺负小卢欺负到有点过分的时候主动示弱,也知道喻文州为了队伍不能远离他,知道喻队可能会读心术看透他于是小心隐藏。

看到最后叶芝的那句话不知有没有人联系到叶芝的痴情史?叶芝一生都在追求女神,始终求而不得。我没有写明但差不多有喻队并不准备接受黄少天的示爱的感觉?好吧我可能没有表达出这一点。

写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唐家屯里的托马斯,第三季的时候他对吉米的那段实在耐人寻味,写的时候不知有没有人看见影子。

本来去杭州玩一趟之后脑洞打开要写架空,但是又想着黄少生贺,来来回回还是动笔写了这篇。点喜欢的各位超乎意料,已经不是这篇随意的短篇应得的,感谢你们。


评论(7)
热度(12)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