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叶修/苏沐秋]其寐魂交

非典型CP,仅代表个人观点,对角色理解不同求同存异。

>>>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与接为抅,日以心斗。缦者,窖者,密者。
                                                                  《庄子 齐物论》
 >>>

叶修很少做梦。

他十五岁之后的生活最精简的概括就是打荣耀——当然,这要省去很多复杂曲折甚至不足为外人道的周折。不管十多年来的目标方式地点如何更改,甚至心境和身体被年岁碾过一次又一次,大体脉络还是从未变过的。

熬夜训练复盘刷BOSS是常有的,凌晨之后就着一张随便什么的床——甚至在电脑前,都能睡得黑甜。按叶修自己的话来说,别和觉过不去,什么战术什么心机都放到太阳底下,睡觉就好好睡。

>>>

说这话的时候他和叶秋在院子里干活。他记不得家里的院子长什么样,顶多记得自己家是有个院子的,十五岁以前总是和叶秋被差遣到院子里帮忙松土浇水。那时候他赶着打游戏心不在焉,浇水浇死了好几盆月季,被问起的时候面不改色说是叶秋浇死的,还认真地和父亲侦探似的分析:那个水壶绝对是叶秋的,那种丑得要命的图案只有叶秋才喜欢,我的水壶上就没有东西。

最后两个人都被揍一顿。

“你为什么总是那么没心没肺?”叶秋不无鄙视地揶揄。

叶修没说的是,他有心有肺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做梦,因为他不睡。

>>>

那时候的记忆都被时间的洪流冲刷得支离破碎,能记得的场景也都像是被镶上了一层毛边,变得模糊不清。每次想去顺着回忆摸回去,看见的都好像方便面的热气蒸腾上电脑屏幕之后呈现出的图像,氤氲着水汽。

苏沐秋死的场面他和苏沐橙是没有亲眼看到。当然,叶修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遗憾的。他所怀念的苏沐秋是神气活泛的:和他抢竞技场的数字、和他研究银武、叼着烟一脸老气横秋地指使叶修去接苏沐橙,结果总是差使不动,被叶修一句“代打我帮你,自己接去”呛回来,自己悻悻地离开电脑桌……那个在车祸现场躺倒在地的冰凉的身体,并不能给叶修和苏沐橙带来丝毫安慰,甚至在以后的若干年,那种难以表述的心情都会凝结成一块难以愈合的伤口,逃脱不掉。

>>>

后来有一年在嘉世门口发生一场车祸,急刹车的声音让苏沐橙瞬间停下手中的动作,屏幕上的枪炮师一下子就变成灰色。她在那一刻被击碎了坚强。

叶修猛地起身,带着手边的烟灰缸被他碰到,沿着桌边滑下去,裂缝从一点开始蔓延到整个玻璃烟灰缸,然后“哗啦”一声,留下一地玻璃碴和烟灰、烟蒂。苏沐橙还坐在位置上,微微发着抖,像是寒风里一片单薄的落叶,瑟缩着。叶修没说话,就站在她身边。

直到嗡鸣的警笛带着某种被放大的穿透力由远及近传到叶修耳边的时候,苏沐橙开了口:“没什么,别担心。”

叶修拉窗帘的时候扫了一眼现场,透过人群他看见一个人被包在塑料布里的身体,和车边的血迹。他很快移开眼睛。

没什么。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死去。

>>>

现在叶修又在院子里干着退休老干部的兴趣爱好,他修长的手指此时正握着一把小铲子,几乎可以称得上笨拙地在一株他不知道叫什么的植物旁戳来戳去。听到屋里的确没有声音了,叶修这才觉得老天终于给了他一个从这种只有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老头才热衷的活动中抽身的机会。叶修把铲子放下,坐上叶家老头子专用晒太阳的躺椅,上半身向后仰。躺椅吱呀叫唤起来。

从早晨起床就被拎到院子里帮忙,叶修现在才有时间闭上眼慢慢回忆那场难得的梦境。阳光浮在他眼皮上,闭着眼睛也感觉到一阵红色。

他不确定那是一场苏沐秋时隔多年与他的对白,还是一场叶修与他自己的交谈。不过都无关紧要,他想。

听说人老了都会记不得重要的事情,却偏偏记得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东西,像是哪天的暴风突如其来把哪家的树都吹倒了,或是哪个幼时玩伴的一点鸡毛蒜皮的小矛盾。那他是不是也能把这个梦记得清清楚楚?

记得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和每一次情感变化,记得所有的琐屑,然后当成珍贵不过的宝藏埋起来?

>>>

苏沐秋坐在嘉世大楼的楼顶上。他逆着光,叶修能看见的只有一个单薄的人影,虚的。但是他没有理由的确定那就是苏沐秋,他仰着脸看他,看他甩着垂下来的两条腿,白衬衫灌满了风,鼓得像是马上要飞起来。看他半长不长的头发乱飞。

“哎,别掉下来。你不仅想当荣耀第一人妖还想当荣耀第一个三次元的魔道吗。”叶修冲着上面喊。

“没事,跌不死。”上面的人回答。

“你哪来的自信。要不要给你买小鱼干?”

“我不是猫。”

这就对了,绝对是梦,苏沐秋那个智商是猜不到叶修在笑他猫的。

“还有,我的自信来自你。”苏沐秋丢下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然后收回晃荡的两条腿,消失在叶修仰起的视野里。他听见苏沐秋从天台上坐着的地方跳下平台时发出的一声轻响,他能想象出苏沐秋穿的应该是一双白色的软底休闲鞋。

苏沐秋的自信当然来自叶修。这是他的梦,他的梦里能听见楼顶上苏沐秋发出的细小声音,他的梦里苏沐秋穿着白衬衫和白鞋子——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苏沐秋穿过一件纯白的衣服,因为都有洗不干净或者其他衣服掉色染上的乱七八糟的颜色。同样的,他的梦里苏沐秋也不会因为从楼上跌下来摔死。

啧,叶修心想,在那边还涨智商。

下一刻他看见苏沐秋在嘉世技术部的窗口向他张望。苏沐秋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把玩一副耳机。他身后有劣质键盘按下去发出的咔咔声,这声音越来越快,最后听上去像是一场暴雨噼里啪啦打着屋顶。

“我说,你记不记得这个?”苏沐秋向叶修挥挥手中的耳机,耳机的USB线在天空中晃荡。

苏沐秋身后的键盘声越来越响。

“怎么不记得,就为了这耳机,哥去代练攒钱,钱一够了就要去买,冒着大雨去买回来,结果半路光顾着耳机盒子伞掉了,淋得那狼狈样沐橙都笑我。”

“什么啊,我从家里窗户看见你跑回来没伞不是立刻下去给你递伞啊?”

“到家还有两步路了你给我递伞,还好意思讲。”

“我当时那么关心你跑下楼,还跌了一下,跌到膝盖了好吗!”

“那是你笨。”

“说到底还是怪你自己把伞弄掉了!”

“但是哥好好地为这次失误付出代价了。”一脸痛心疾首。

“啊嚏!”苏沐秋一个喷嚏打出来。手里一个不稳,耳机就晃晃悠悠掉了下来。原本缠在一起的USB线散开,从叶修仰视的角度看上去像一只掉下来的风筝,拖着一根长长的、在空中不断抖动的线。

叶修没有伸手去接,他清楚的知道他无法接住。那个耳机在进嘉世之后不久就坏掉了,他随便放在床头,晚上回来睡觉就不见耳机踪影。

缘分尽了。

叶修神棍地想。

过了几天吃饭的时候偶然提起,这才有队友猜测那天正好有打扫卫生的阿姨来过,可能是看到都已经坏了就随手带走扔掉了。那时候叶修就着杭椒涨蛋扒拉米饭,闷闷地回一句“可能吧”之后就不再提起这件事。之后叶修就再也没有什么直接和苏沐秋有关的东西,他不是没有遗憾,但也清楚睹物思人并不是他的风格。

叶修看着那只耳机直直坠下来,像似某种鸟类被折断翅膀之后。快要落到叶修抬手可及之处,耳机突然间蒸发,空气中都没有过被划破的痕迹。

心真脏啊,还要这样提醒一遍吗。叶修望着那扇没有人影的窗这样想。

那次从大雨里跑回来之后叶修感冒很严重,说话都像被紧紧捏着鼻子,几分钟就要打喷嚏擤鼻涕,闹得那段时间的代练都交给苏沐秋。他和叶修说之后要还钱,结果他们两个这种帐从来就没有一次算清过,还账也就不了了之。一开始苏沐秋揶揄他是娇气,一场雨就感冒,以前他和沐橙没有家的时候淋雨都是家常便饭不当回事。叶修懒得和他争辩,捧着一杯白开水一口一口灌,一边喝一边吞药。这时候叶修就会说:“我觉得哥出来这么长时间,整个人都升华了。”

“怎么?”苏沐秋拿下耳机问他。

“以前哥在家吃个药能翻天,现在不行啦……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苏沐秋在这之后就不想再说话了。

天幕已经悄悄换成日落西山的样子,柔和的金黄色的光斜斜涂抹在嘉世大楼,刚刚苏沐秋待过的两个地方在叶修看来更显斑驳,是不同寻常的老旧。

天边划过一队南飞的候鸟,裹挟着谁人晦涩难言的心思,乘着气流拍打它们的翅膀。

叶修没来由地觉得,那每一只鸟上都有一个苏沐秋,就像这场梦境里的每一个碎片里无一不是苏沐秋的影子。

此时再去寻找白衬衫,他正坐在训练室的窗框上,手里拿着方便面附赠的叉子搅动一碗红烧牛肉面。搅了很长时间就是不下口,眉头越皱越紧。

“喂!你是不是又把你的辣包调料倒在我这里了!”苏沐秋冲下面喊,颇有些气急败坏,“你完蛋了!”

“你怎么不猜是沐橙放的!”叶修也喊回去。苏沐秋的话带着一股子方便面的塑料味,一如当初,他们说话都是这个味道。廉价的,却是他们专属的温情。

“沐橙哪有你猥琐!”

“什么叫猥琐,哥就这样说吧,放辣调料包的一半都是沐橙,每次都是我背黑锅。”他顿了一下。“沐橙觉得你吃点辣挺好的。”

“嘁。”苏沐秋好像咬了咬牙,然后挑起一叉子面就往嘴里送,一边“嘶啊哈”叫唤“辣死了辣死了”,一边咀嚼吞咽,眼眶里都被激出些许眼泪。

叶修此时背倚嘉世的大门,看着无尽的天穹。夕阳收回最后一丝光芒,沉到地平线那头,天空展现出的深蓝色与浅蓝色的渐变在急剧变化,被谁按下快进键一样转瞬风云变幻。等苏沐秋终于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面条,天已经全黑了。

天上有无数闪耀的星星,微芒努力地发着光。突然间,那些星光开始缓慢运动起来,成群结队的,就像苏沐秋搅动汤汁那样旋转。最初只有几颗星星在圆周运动,之后满天繁星都跟着一起转动。星光缓慢地环绕、旋转。

众神搅拌乳海诞生了吉祥天。

宇宙处在绝对的转动中产生了生命。

这星光循环转动,叶修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应该知道,这是他的梦。

可他在那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的控制权。

叶修突然回头再向苏沐秋所在的窗口望去,那里早已不见人影。再向上寻溯,苏沐秋笑吟吟地坐在天台冲叶修挥手,和这个梦开始的场景一样,他晃荡着两条腿。只是他不再是逆着光,他的身后是满天旋转的繁星。好像整个宇宙的运动都给他当了背景。

“累吗?”

“甘心吗?”

“怀念吗?”

“理想呢?”

“你相信什么都是注定好的吗?”

“命运呢?”

“感情呢?”

“爱情呢?”

苏沐秋没有动嘴,但是叶修觉得他一步步追问的就是自己。这个梦境都是回忆,都是过去。这个梦境企图将旧的岁月拖拽回来——那些美好的、年少时的旧的岁月。

“怀念吗?”

整个天穹都在回声。

叶修不答。

苏沐秋已经站在了天台,他的白衬衫又一次灌满了风,他轻盈得像一只鸟。

这个季节,鸟是要南飞的。

苏沐秋纵身跃下。

那一刻所有星辰所有黑暗都消失不见。天边突然射出万丈霞光。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日出。苏沐秋单薄的身影在那一轮硕大的朝阳的映衬下像是也在发着微光。

“累吗?”

“甘心吗?”

“怀念吗?”

“理想呢?”

“你相信什么都是注定好的吗?”

“命运呢?”

“感情呢?”

“爱情呢?”

在苏沐秋落地的前一刻,叶修微微动了动起屑的嘴唇。

>>>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

叶修在躺椅上睁开眼。院子的花草长势正好。

阳光太好,叶修抬起手来覆在眼睛上。

比梦醒了更可悲的,是从未清醒。

幸好,叶修心想。

我醒过来了。

>>>

“累吗?”

“甘心吗?”

“怀念吗?”

“理想呢?”

“你相信什么都是注定好的吗?”

“命运呢?”

“感情呢?”

“爱情呢?”

>>>

“都过去了。我还活着。”


评论
热度(18)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