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叶王]记忆河

       学生餐厅的吃饭时间早已过去,餐厅门口篮球场上空无一人。角落的黄色路灯是迷糊半睁的睡眼。

       王杰希坐在篮球架下面,目光涣散,在各处逡巡,离餐厅最近的高三教学楼的灯光、另一边学生宿舍楼是黑洞洞的、身后的操场的司令台。最后他向上望去。

       上面是黑沉沉的天幕,是打翻的墨水瓶,密不透风得让人窒息。

       很久没打过球,现在每个毛孔都张大了呼吸着,黏着的夏天的空气是胶状的固体,王杰希错觉自己被封在一团硕大无比的果冻里。

 

       ——“王杰希?”

 

       从高二教学楼跑下来的三个学生分明夹着球,做贼似的往这边跑。王杰希想来今天统考结束,这群孩子大概又想翘晚自习打球。

       他本来懒得动,骨头都是松散的。

       但是心念一动,比起成为韩文清那样的凶神,他倒宁愿给三个学生让个位。王杰希慢吞吞地撑地站起来,与学生相反的那条道上回办公室。

       他听见小心翼翼的篮球撞击声,但他越是走得远,却还是听的清。他猜到已经无所顾忌只想酣畅一场的学生此时的样子。多年前的时间又何其相似,与现在重叠起来。

 

       ——“来看比赛啊?”

 

       办公室不剩几个老师,都在教室看班。楚云秀倒是在,开着电脑看电视剧,一边磕着瓜子。王杰希往那边瞄了一眼,大概又是一部古装偶像剧之类的片子。他进来楚云秀一声都没吭,连注意都懒得分点给他。

       办公室窗户外面的树大概比其他地方的树上面的蝉少些,没有声嘶力竭的鸣叫。楚云秀电脑里的男女主倒是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声音空下来时办公室只有空调工作的声音。

       夏天总是满满当当的,拥挤不堪,没空闲。

       他坐下来。

       “王杰希你干嘛去了,一身汗臭味。”楚云秀眼睛不离屏幕地问他。

       “操场。”

       电视剧里女主角哭喊着:“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爱你爱到那么深,那么疼!”

       也就是无理取闹地喊喊,王杰希心想。

       “去洗个澡去,这才八点多。第一个晚自习下课还要去吃饭呢没忘吧。”

       “我就算忘了,张佳乐也不会忘的,他提醒我够多了。”

       “快去。”楚云秀不再多说。

       王杰希拎着他丢在办公室的洗澡篮子出去。

 

       ——“输赢这些东西,啧。”

 

       没人。

       空荡的澡堂里只有一个水龙头哗啦哗啦的声音。王杰希闭着眼,水流在他脸上纵横,温热的像他自己的泪水。

      但是抹了一把脸,实际上还是水。

       洗发精在头上打出白色泡沫,他低头也就能看见腿上的淡淡疤痕,多年以前的印记谁都快记不得。

       时间不是治愈一切的良药。遗忘才是。

       水龙头已经关掉,就只有关不紧然后滴水的声音回荡。变成古代的水钟。

       他又开水龙头把头上泡沫冲掉,然后看着水流带着泡沫一起涌进下水道。

 

       ——“摔了?”

 

       他擦着潮湿的头发走出来时看见叶修。

       叶修拎着洗澡篮子,身上是学生竞赛那几天就没怎么换过的一身行头。那几天王杰希眼看着叶修就两件衣服带去,还不勤洗。不过他一句话都没说。

       “哟大眼。洗完了?”

       王杰希突然尴尬地意识到叶修是不是来了一会却在外面等他出来再进去。毕竟叶修手里拿的,一看就是本来放在他篮子旁边的张佳乐的篮子。

       一阵烦躁。

       一阵火烧起来,焦躁的不行。

       里面水还在滴。

       滴答。

       滴答。

       王杰希朝叶修点头,让后径直朝外面走。

       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王杰希加快脚步。

 

       ——“伤好了也就留个疤,谁还记得疼。”

 

       “来来来今晚不醉不归,这要命的竞赛终于结束了。”黄少天面上微红,耳朵尖也红透了。每次喝酒都是他先酒多,偏偏最喜欢找人喝。劝酒能手,原本话就多,几杯黄汤下肚更是不得了,只是大家都有了醉意,没人想再计较。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间,任谁脸上都带着明灭不定的红。酒精上脸,更上头。带学生出去比赛实在累人,学生累他们也累,一场全国综合性比赛下来,都像从鬼门关绕了一圈,个个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王杰希虚虚睁着眼,饭桌上各人有各人的醉法,各人沉在各人的世界里。喻文州拉着张佳乐絮絮叨叨,张佳乐半眯着眼点头,不知是赞同还是要睡着了;方锐趴在桌子上,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发出哼哼的意义不明的声音;楚云秀和苏沐橙二人头对头,坐在椅子上哼歌……

       叶修是清醒的,他照例不碰酒。于是王杰希眼中这变了形的包厢里,只有叶修还是正常的。叶修在玩苏沐橙的手机。

       每次这群人去吃饭,以黄少天张佳乐为首的一群人总是想灌叶修那么几杯,可惜段数不够,极少成功。唯一一次成功在张佳乐教的班考了倒数,被叶修喻文州忽悠着请客的那次,叶修莫名其妙的兴致高涨,一杯下肚豪气干云。方锐嘻嘻哈哈地准备套话,谁想到叶修倒头就睡,一点清醒的时间不留。

       此后就少有灌他的。

       王杰希眼中的叶修换下了出去的那套衣服,一个澡洗掉风尘和倦意,也错觉这人人模狗样。他缩在空调旁边的椅子上,身后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马路,各色灯光在他身上来了又走,叶修的脸被手机屏幕映得五彩缤纷。

       王杰希记不起来了,还未脱稚气的叶修的睡颜。

       酒精灼烧他的胃,他的眼睛,他的混沌的思维。倦意抓着他,一直向下沉。沉下去,沉下去。

       什么都抓不住,太弱了。

       焦躁感重回,王杰希急得想骂人。

       但他还是没骂出来。

 

       ——“大眼啊,我们也毕业了队也没了,出来吃个饭啊,要散伙了。”

 

       记忆里有个叫叶修的高二学生,篮球打的风生水起,名气比理化班的学霸们大的多。

       王杰希高一体育课看见他们比赛,爬到足球场看台向篮球场望。那边人密密麻麻围了一圈。叶修不高也突不出来,但是总听见喊“叶神”“叶神”的观众。

       看了一会他觉得无趣,在他们休息时又回到足球场跑步,一圈一圈跑个没完。

       体育课快下课的时候他急着先去办公室数作业,撞上高二男生。肩膀撞上,连钝痛都算不上。

       “不好意思。”说着要走。

       “哎你不是那个在看台上的大……不,看台上的?”那人奇道。

       王杰希已经走了。

       身后一阵笑:“老林老林,你还不信,我说大小眼……”

       “叶修能不能好了你……”

       第二次见到这人是在运动会最后的师生篮球对抗赛,王杰希看场上你来我往,竟也看出了手痒。

       “老王,能不能不招仇恨,能不能不要这么天赋异禀。”同班男生说。

       他去找高二打,一开始跟不上,一次一跌摔倒在铁网边,腿割破一块。

       对方反应快,一把架起来往医务室送,叶修跟在后面喊:“擦擦擦擦,没事没伤重。”

       结果校园卡里有钱的只有叶修,只好留在医务室陪他上药。

       “钱都吃了,要不都被女朋友吃了,我是看清楚了。”叶修一边看他上药一边叽叽咕咕。

       王杰希没话搭。

       “下次注意,我们这边也没注意,给你道个歉。不过你还挺厉害的,以后跟我们打怎么样?”话题变得太快,王杰希意外自己竟然跟得上节奏。“反正体育课一起。”

       叶修毕业去念师范,队友笑他少误人子弟,叶修一反常态地正经:“我高三一年都没怎么打球,学成狗,深知不能误人子弟,要不就是犯罪,浪费人家打球时间。”

       王杰希是席间唯一一个学弟,哪怕人再正经也会被调戏,被问是不是也要去师范,毕竟老叶算他师傅,怎么能不跟师傅混。

       王杰希强烈拒绝“师傅”这一点,其他没答。

       叶修哈哈打过来:“瞎扯什么我们大眼理化好成那样念什么师范。”

       “说的和老叶你理化差成狗一样。”

       “文科烂泥扶不上墙,怪我咯?”

       “谈什么成绩!再谈罚酒!”

       ……

       王杰希看他们跑火车,还是没话说。

       叶修把弟兄送回家,然后问王杰希要不要送。王杰希摇头。

       “真不好意思,我们先跑了。”叶修说。

       王杰希又摇头。

       “本来就是我后来。”他说。

       “啊哈哈。”叶修一把搂过他肩,晃起来:“没事楚云秀还是你朋友。”

       “和她什么关系?”

       “你对她没意思?她对你没意思?”

       “这梗好玩吗?”

       叶修于是不说了,一脸笑就僵在那。

       “开玩笑的。不送你我就先走了。”叶修拦了一辆出租车。

 

       ——“叶修。”

 

       王杰希醒过来是在宿舍,宿醉残留在脑里。昨晚残影晃动着,他看不清,也不准备用力想起。

       反正哪次都一样。

       楼梯尽头是叶修宿舍,门关着。

       王杰希准备出去找点清淡的醒酒。

       “哒。”叶修的门开了。

       “出去吃早饭?”王杰希话一开口就知道要完,酒还没醒大概。

       “走走走,你请,昨晚把你弄回来累得我。”

       早点铺的锅呲啦呲啦炸着油条,高高的包子笼下面火正旺,茶叶锅里卤鸡蛋蛋壳棕黄,王杰希给自己盛了碗白粥。

       “老王我跟你讲你昨晚酒真多了。”叶修咬一口包子说。

       “给你添麻烦。”王杰希回。

       “不不不,受不得。”

       叶修吃完一个包子,动手开始剥鸡蛋。“还是家里的早饭好吃,宾馆早饭真不好吃。吃完回去你还要睡还是怎么?我去老林那边逛逛,帮他搬个家。”

       又来了。

       无可名状的焦躁。

       “我去跑个步。”王杰希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

       “老王还是保持着跑步的好习惯,不错不错,我都退化了。”叶修抽了张纸擦嘴,站起身来要走:“那我先走了?老林可催死我了,成天把我当什么用,哥是这样用的吗?”

       哪里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啪嗒啪嗒是气泡破碎声,哪里的巫师熬的毒药,泛着剧毒的泡泡。

       “我跟你去?”

       叶修扬起眉毛。

 

       ——“我没失忆。”

 

       一路无话。

       王杰希感到无比的不对劲。

       而且他十分清楚这不对劲是什么,来自哪。但是不知道它要往哪去。

       焦躁地想骂人。

       明明刚吃过,胃里却空荡荡的。据说感情不过是生理反应的错觉,愤怒无助和胃里空荡荡的反射其实是一样的,那他是饿还是无助?

       ×的。

       “叶修。”王杰希终于停下来。“给个准话。吊在那不是你的风格。”

       “那我什么风格。”

       突然时间倒流,就像哪里海水倒灌,就像哪里瀑布回流。王杰希想起那个看台上的风景。

       ×的。

       王杰希向前一步缩短了他和叶修的距离,叶修比他矮,但也不至于仰视,但他清楚的看见叶修的每一个细节。叶修僵硬的肌肉,跳动的眼睫,他一个笑没来的及收回去,凝固在脸上变成石刻,丑的不行。

       就像那时候叶修话出口没得到回应的表情。

       就像宾馆另一张床上闭着眼睛浑身僵硬的自己。

       没关系。

       “老王你说实话。”

       “我当时什么反应你看不出实话假话?”

       虽然是放假,但学校的铃声没关,一阵下课铃从不远处传过来。盘旋回荡着。

       ×的。

       饿得想打人。

       王杰希挥拳出去之前,叶修终于抱住了他。

       于是胃安静下来。

       于是一切都安静下来。

 

       ——“王杰希?”

       ——“叶修。”

 

>>>

相当于那篇高中教师同人的延伸,然而那篇已经进入写不完只能不停开脑洞就是写不出的死循环。如果看过前文这个可能更好理解→点我

然而那篇死也补不完第一发只是个人设一样的鬼玩意……_(:з」∠)_

灵感来自每天吃完饭都会看见一群男老师在打球(。

不承认高中期开窍,不否认好感(。

流水账无波澜,日常琐碎被我写到冗长成这样。

三次元事多心烦,幸福果然难找

愿我们在各自的路上走的好。

评论(2)
热度(24)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