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楚苏]宛丘

楚云秀推开烟雨楼的玻璃门,顺手把滴着水的伞放在门边的伞架上。她把肩上的包卸下来放在收银台上,低着头让刘海上的水滴下来,朝收银台后面玩手机的苏沐橙喊:“沐沐不要玩了快给我纸,气死了刚出门就下雨,台风说来就来啊?”她满脸的水,胳膊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又低下头去不想让雨水进到眼睛里她垂下去的睫毛上沾着雨,像是清晨弥漫的雾气。

苏沐橙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楚云秀:“这就是台风的尾巴扫到而已,真是台风的话,你还敢骑你的电动车过来?”

“怎么叫不敢,我不骑车怎么过来?又不像你啊,对面网吧楼上就是你家。”楚云秀一面擦脸擦头发一面抱怨:“幸好今天出门穿了凉鞋,要不我能直接翘班回家换鞋子。”

“你肯定不会翘班的啦现在快去换衣服,”苏沐橙推着楚云秀进更衣室,“等下店长过来了又算你迟到。”

“等等别动!”楚云秀突然喊起来,“你今天鞋子增高多少?”突如其来的身高差变化让她很是不习惯。

“很多,我都比你高了啊。”苏沐橙继续把她推进去。

更衣间里的楚云秀愤愤地朝外面喊:“买鞋子不带我,而且还是增高的!”

“不是我买……”苏沐橙说到一半停下来,剩下一半的句子在唇舌上缠绵环绕,最后还是没吐出来。玻璃门外面的雨势更大了,整扇玻璃沾满雨珠,不停滑落,所经之处留下长长的水痕。

楚云秀坐在后厨的凳子上无所事事,今天雨大,出来吃饭的人少了很多,透过一层隔开用餐区和后厨的玻璃,再穿过隔开室内室外的玻璃门,路上没什么行人经过。她调转目光望向收银台后面玩手机的苏沐橙,前发很久没剪,一低头就遮住眼睛。

看不见了。弯起来的眼角和温柔的笑意。

上次一起去剪头发是什么时候来着?楚云秀在记忆里寻找摸索。

这时苏沐橙微微抬起头往里面看,眼神半途中碰上楚云秀的。像被对方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两人赶紧同时收回目光,楚云秀看见苏沐橙有种被抓包的窘迫,吐了下舌头。她也笑起来,若无其事地继续透过两层玻璃看向门外。

雨还下着。

>>>
下班的时候连绵的雨终于止住,楚云秀推门时铺天盖地的雨腥味在一瞬间瞬间扑向她。刚走出店门,头顶上就被滴落的水珠闹得一凉,是店门上方的小小雨棚滴下来的。凉意从头顶过电似的传到全身,错觉指尖的神经都被刺激。

“终于停了……”苏沐橙跟在她后面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今天真是好闲,我坐着都累了,秀秀你……啊!”

“注意头……”楚云秀刚准备出声提醒,苏沐橙的话戛然而止,一声突兀的惊呼像子弹惊飞剩下语句中的鸟儿,她捂着头向上看。

“我刚刚才是一滴,这个是兜头淋下来的吧?运气真差。”楚云秀从包里翻出纸巾递过去。

“呜……”苏沐橙发出不满的语气词,又突然想到什么,道:“对了,我今天听客人进来的时候说这边新开了乌云冰淇淋的店,去试试?”

“滴答。”下一个水滴滴下来之前苏沐橙轻巧避开,砸在店门前的瓷砖上。

“因为你买鞋子没有带我所以请我。”楚云秀盯着那双陌生的鞋子说。

苏沐橙有一瞬间的迟疑不定,短暂的停顿之后她笑开:“好呀好呀,给你赔罪了,真小气。”

“不小气怎么陪你一起。”

>>>
楚云秀坐在高脚凳上,看苏沐橙盯着几款单品犹豫不决,这个颜色好漂亮但是那个又感觉会很好吃。最后挑挑拣拣剩下两个的时候楚云秀终于开了口:“两个都买,算一人一半吃?”

“好!”苏沐橙一拍手定下。

等待的时间里,楚云秀抱怨这一场雨下过了之后天气更闷,感觉随时窒息。路上的积水很快就要干,闷热的空气里湿度太大真是烦躁。

“那是你从小用空调用惯了,我一直到工作夏天才能一直用空调啊。”苏沐橙接过两份冰淇淋。

楚云秀准备下口却被立即叫停:“等等我拍个照。”

照片里两杯冰淇淋靠在一起,上头的棉花糖互相挤着,亲亲热热的,像要拥抱着化为一体。

“嗯……奶油不好吃。”苏沐橙吃完后如是评价:“应该是水放多了,感觉吃到冰。”

楚云秀抱着自己的那份只吃了一半,剩下的推给苏沐橙:“大概也就是卖个卖相。”

“但是好看的东西会让人有想吃的欲望啊!”苏沐橙盯着楚云秀看,不接着说下去。她的睫毛在楚云秀眼里翩飞成蝶。

“行我回去研究研究……别看了!我知道你就等着我这句话呢。”楚云秀转过头去避开目光。

“谁让你做的东西都好吃。”奸计得逞般的,苏沐橙狡黠地弯起唇角,古灵精怪像童话里跑出来的精灵。

苏沐橙把没吃完的从快打烊的冰淇淋店带出来,楚云秀看低下头去吃的苏沐橙,傍晚的路灯在她身旁,灯光映照她脖子上细腻圆润的曲线。她的半边侧脸隐在阴影后面,鼻尖却仿佛有模糊的光晕。楚云秀眼底晕开浓淡不一的形象,渲染出的是模糊的脸。

她偏过头去。

>>>
苏沐橙远远看见从网吧出来的叶修。叶修朝二人的方向挥手,叼在嘴里燃了一半的烟上,烟灰抖落在他脚背。

苏沐橙噔噔噔跑过去,身后的背包随着跑动的动作不停晃荡,轻快地像是一只草叶间的蚂蚱。那双增高的陌生帆布鞋踩在积水潭里,溅出水花来,溅到裙子下面露出的一小截小腿。

楚云秀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在苏沐橙问候玩叶修回头之前朝那边挥了挥手:“我回去了。”

“秀秀骑车不许闯红灯!”

楚云秀无所谓地耸肩:“回去给你做冰淇淋。”

“就知道秀秀最可靠了。”

叶修转身回去,苏沐橙赶紧跟上去。叶修慢悠悠问出口:“送你鞋子的那位,成了?”

顺带把烟头扔进路边垃圾桶。

>>>
楚云秀拉开公寓房门,两脚互相踩下鞋子换上拖鞋,把肩上的包扔进沙发顺带自己也陷进去。顺手开的电视放出来是常看的卫视频道,今天有部新片子,苏沐橙吃冰淇淋时和她说了剧情简介,最狗血不过的青梅竹马抵不过一见钟情的剧情,卖点在男二的颜值,说是怎么看都是暖男标配。

暖男不就是永远不离不弃的万年备胎、什么喜欢都憋在心里的傻子炮灰。

楚云秀起身去拿平板,输入“乌云冰淇淋”。

平板立在厨房的柜子上面,楚云秀把小盆用一只手卡在腰上,另一只手不停搅拌,身体倚在厨房和门框上,眼睛盯着电视。以前的确学过冰淇淋,但是烟雨楼本身也不提供这种副食,夏天过去楚云秀一次也没做给自己吃过。

都说不要把兴趣变成工作,太有道理。

手底下奶油的香味逐渐弥散开来,楚云秀猛吸一口气,于是鼻腔满是香甜,满意地微笑起来。
甜食的确让人开心。

电视里面放到暖男男二为女主选圣诞节礼物,BGM是毫无新意的铃儿响叮当,楚云秀一脸冷漠地看着一个大男人充满纠结地左挑右选口里念叨“她会不会喜欢这个”。

明知道不可能得到还飞蛾扑火,啊,真是傻。
耳边一阵雷声炸响,紧接着白光闪现。楚云秀急急忙忙关掉电视拔下插头。

很快瓢泼大雨如约而至。噼里啪啦砸在窗玻璃上,起先是单独的短小的水渍,之后连成一片,一条一条滑下来。

像谁满面泪水纵横。

>>>
来电显示是沐沐,接起来却是叶修。

“云秀啊,烟雨楼里面,有没有个给沐橙送过鞋子的男的?”

一阵风起,窗子发出像是要顶不住风雨的声音。
楚云秀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沉默的电流声里响起来:“今天穿的那双?不知道,沐沐没和我说过。”

“我就是想问问,沐橙最近状态挺奇怪的。”

“她没告诉你什么?”

“哪能啊都这么大了,哪里什么话都和我说。也没和你说。这叫什么事。我拿她手机问你没和她说,正逛淘宝呢。”

黑屏的平板这个时候微信亮起来:

沐雨橙风:[图片][图片]秀秀你说这两个送男生哪个好?

“你等下。”楚云秀对着电话那边说。

风城烟雨:表白成功了?
沐雨橙风:!
风城烟雨:少瞒我,不高兴。

“成了。”她挂掉电话。

沐雨橙风:没想瞒你的……今天才答应他……
风城烟雨:我不认得?
沐雨橙风:嗯。
风城烟雨:[图片]正给你做冰淇淋,当你恋爱礼物了。
沐雨橙风:秀秀我最爱你了!

“嗯。”楚云秀移动手指,发送,“我也爱你。”

然后继续搅拌奶油。顺手去打开电视,雨还在下,雷电不响,铃儿响叮当的背景里男二终于送出了礼物,女主开心地抱住男二。

你看果然她从来没把你当过男朋友那种的,要不怎么随随便便就抱你。

要不怎么随随便便就说爱你。

玻璃继续流着泪。

>>>
——我失恋。
——诶?!你什么时候恋过?!
——我只是,失去恋爱的力气。
——别不相信爱情啊。
——懒人不会有那种东西的,太难经营了,照顾好自己就很好了。
——明明你把自己喂的那么好,为什么喂不了别人。
——因为不需要我喂啊。

>>>
楚云秀把所有东西放进冰箱。

电视剧片尾曲响起来。

因为世上傻子太多,所以这种狗血剧情每天都在上演,偏偏谁都逃不掉。

>>>
雨停了。

>>
《诗经·陈风·宛丘》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
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
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
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
相互喜欢几率小的像童话,喜欢不追肯定没人一直站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所以懒人才不会脱团呢。
但是确定喜欢是很难的事情呢。
大概想说这样的东西,但是我语死早。
这个雨说下就下真的太痛苦了!太痛苦了!
烟雨楼是个餐厅这个梗太好用了感谢齐齐233333

评论(1)
热度(18)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