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镇魂][巍澜]龙城C大调

>>
剧版原著设定五五开。
有私设章远出没。巍澜不拆逆。
群里梗王们的梗,梗多冷笑话多。台词和剧情大多参考原作,请自由心证。
我流瞎写。请不要认真。标题不走心见谅。
人物属于甜甜与白宇,ooc属于我。

1.

章远站在家门口,拎着一袋苹果梨,觉得匪夷所思。

明明是他爸刚刚差遣他去楼下卖点水果招待来家访的沈老师,怎么一到家,门也锁了,怎么敲门都不开。要不是章远脸皮还没有厚到敢在楼梯间——或者说在班主任沈巍可能听见的场合里,大吼他爸的全名,他可能已经作雪姨状了。

开门哪、开门哪、赵云澜、你有本事……

章远越想越不对劲。

沈巍来家访,肯定又是要说他和何洛的事。赵云澜又不是第一次听说,学校也去了好多回,该摸清楚的事情,说他不知道,章远是肯定不相信的。那这样关起门来,沈巍能告什么状?

说考试吧,他期末考试英语那场烧到四十度,没进考场先被沈巍送了医院,怎么说也不能那么不讲理。

说招惹了哪个老师吧,章远最近可是安安分分,谁都没得罪。

章远搜肠刮肚,也没想到,到底是什么能让沈巍关起他家大门,把他这个当事人关在外面,自己和他爸进行家庭教育研讨会。

放下水果,章远给他爸打了个电话。电话振铃三秒钟,章远还没来得及仔细听他爸的手机默认铃声,就被挂断了。

这么生气的吗?

虽然他爸已经很久没打过他,但是鸡毛掸子还是在鞋柜上供着的,章远一阵后背发毛,拎起水果开始往电梯里退,一边朝门里喊:“爸!刚刚我同学找我去图书馆!我去啦!晚上不回来吃饭!”

门内一片狼藉,沈巍终于放开捂住赵云澜的嘴的手。赵云澜仰起头,仿佛岸上濒临死亡的鱼:“沈老师……你,你看吧,我儿子说不定……呃……又去找那个小姑娘去了……”

沈巍眨眨眼:“不是你先招惹的我?”

赵云澜还想说些什么,沈巍却不给他机会。

终于,他任命似的,搂住了沈巍。

像沙滩上的海浪,温柔地冲刷着海岸,漫过脚背,漫过赵云澜的头顶……那一条快要被晒干的鱼,一下被拽进了博大宽广的一片海域之中。

在灭顶之前,赵云澜依稀听见沈巍遥远的呼唤:“赵云澜……赵云澜……”像熟识已久、像久别重逢、像失而复得,虔诚而小心翼翼,珍而重之地在舌尖缱绻。

赵云澜错觉自己的名字是什么稀世珍宝。

 

2.

“哗——”

水龙头里的水冲下来,赵云澜一边抹着盘子一边问:“怎么了,犯什么事了?”

章远站在他身后:“不,没,没什么……”

“就你那德行,再过三十年你爸还是能一眼把你看到底。说,犯什么事了?你考试作弊被捉到了?”

“没有!”

“那你逃课翻墙了?”

“不是!”

“你打架了?”

“不对!”

“那你还能干吗,总不至于是谈恋爱了吧。”

“不……”半个音节被吞了下去,像是吐了个泡泡。

“真谈恋爱了?”赵云澜伸手把水龙头关掉,脱掉手套,转过身子面向章远。

“可以啊小子,这么大就会拱白菜了……”

听见语气还算平和,章远刚准备说话……“你小子胆子肥了!”赵云澜猛地提高音量,章远浑身一震。

完了,章远心想。

“你才多大,啊。你大学要不要念了,你能对人家小姑娘负责吗,你忘了我说的什么吗?冲动里有快感,远离也是操守!我怎么说的,你怎么回答的,你自己想想!啊!”章远看着他爸围着超市送的黑猫围裙,气得转起圈。

“爸……”

“爸什么爸!你喊爷爷都没用!我说话都当耳边风是不是!”

“爸……”

“还喊!”

“爸!老师让你今天下午去学校!”

“去什么学校……去学校?!”赵云澜尾音扬起来,听上去走音。他一巴掌打在章远头上:“你可坑死你爹了。”

 

3.

于是赵云澜全副武装地按照约定时间等在了办公室,等待大难临头。

他从小学不霸,皮得无法无天,当了处长更是天地人神无所畏惧,独独最怕知识分子。他妈一旦开始念叨,赵云澜就立刻投降。被教训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听不懂教训你的人到底说了什么。

是以赵云澜抓章远的学习抓得紧,私心就在于,成绩好的小孩可不用被找家长!

谁想到章远这个倒霉孩子竟然早恋!

赵云澜气得直咬后槽牙。

“哎沈老师,你们班章远家长来了,那个,章先生……”

“对对对我是章先生,我们家章远给老师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您请坐,您坐……”

沈巍岿然不动。

如果赵云澜此时以侦讯的眼光观察,就会发现,沈巍睁大眼睛,呼吸一滞,肌肉紧绷,如临大敌。

但是此时的赵云澜恨不得在沈巍说话之前赶紧把决心表明一下,连珠炮似的说:“我平时工作也比较忙,不怎么能很细致地照顾他,可能这个孩子呢有点缺爱,和我交流也不是那么深入。加上他妈妈离开也早,没有感受过什么母爱,所以可能一时就冲动了。肯定也有我的问题,我回去之后一定和他多交流,不要让这个事情影响学习,好好教育他……您看,这样还行吗?”

沈巍有些困难地开口,仿佛声带粘到一起:“行……”

“那老师,章远还有什么问题吗?您一并说了,我回去一起教育他。”

“没,没有……”

赵云澜本来已经做好了被一顿批评他们家长不关心小孩的准备,这么轻易就结束还真无所适从。他凝神看向沈巍,而沈巍却避开他的眼神。

镜片和眼皮遮挡,赵云澜看不见沈巍的表情,只看见他的眼镜、他的鼻梁、他抿起的嘴唇……精致、自律而克制。

赵云澜突然很庆幸今天把自己收拾成人样。

“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姓赵不姓章,老师贵姓啊?”赵云澜递出名片:“以后章远再有什么事,老师直接电话联系我啊。”

沈巍接过名片,微微抬眼。赵云澜看见沈巍的眼神并不专注,处于一种半游离状态,嘴角却弯起来。眼角像写毛笔字时最后收尾的那一痕,融进纸里却跃然纸上。

章远最近在家背什么玩意来着?几年几年余朝京师?这小子仗着赵云澜听不懂在家背的可大声,赵云澜头疼不已,又不能不让他背书,翻来覆去听真的也没听懂几句,最明白的一句叫:

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这古人多实诚,秀色可餐,当然要忘餐。

“免贵,姓沈,沈巍。”

沈巍对桌的女老师觉得这个画面很是诡异:沈老师和这个不姓章的章远他爸两厢对望,这个手快要握了半分钟怎么还握着?虽说这两人长得赏心悦目——沈巍自不用说,这个家长真的是看起来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小孩的爸,——可是这是个什么节奏?

女老师觉得这个事情不能深入思考。

于是她低头摆弄线粒体的模型教具。

 

4.

“儿子,问你个事。”赵云澜举着筷子。

“嗯?”章远趁机夹走最后一块可乐鸡翅——外卖的东西真好吃。

“你班主任啊,人怎么样?”

“沈老师啊,我跟你说这人传奇,特别传奇。”

“怎么个传奇法?”赵云澜放下筷子。

“人家龙大生物工程硕士生,放着科研不做博士不读要到龙大附中带高中。听说当时龙大研究所百般挽留,沈老师不为所动。你看,沈老师学历高、长得帅、性格又不错,只要是个女的那不得沦陷啊?沈老师都这个年纪了,一点没听说他谈个恋爱结个婚,听说校长都给他介绍过,他竟然都推得掉!我觉得他肯定是另有隐情,要不就带发修行,要不怎么就揪着我不放!我不就……啊哟!”

赵云澜伸手就朝章远头来了一巴掌,“怎么说话呢!那是你老师!怎么教你的!”

“你跟奶奶也……”章远小声道。

又一巴掌。

“看来教育很不成功,章远小朋友死不悔改,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

“我要再找你们沈老师聊聊。今晚有个案子……你们沈老师明晚有晚自习吗?”

章远觉得他认识了六年的这个爸爸可能是中了什么蛊,转性了。

我拼命学习不就是为了让他不到学校去!我容易吗!

 

5.

“沈老师,你好你好!这么巧!沈老师是不是要去餐厅吃饭了?今天还想着再和你聊聊章远的事情,我回家和他聊了一下,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很棘手的……不过也没事,你去吃,我在办公室等你。”赵云澜的声音越来越低,透出委屈巴巴的意味来。

“没事,学生的事情为重,我先不去了,我们办公室聊。”沈巍突然慌神,也就迈不开步子。

“怎么能耽误沈老师吃饭呢,这样,我刚好有个朋友餐厅订了位置,他突然有事去不成了,不嫌弃的话沈老师赏个光?沈老师今晚有事吗?”

“没事是没事……这样不太好……”

“怎么不好,沈老师为我们家章远操心,我们家长也很感激嘛,一顿饭而已。”

“那行吧……”

 

沈巍坐上赵云澜的副驾驶觉得自己可能掉了个坑。

谁能告诉他这个放在后座的一束玫瑰花是几个意思?拜托藏好!从后视镜里怎么都能看到!

沈巍的眼睛止不住地看向后视镜,却猝不及防在后视镜里和赵云澜的眼睛打了个照面。沈巍猝然转头,看见自己在车窗上映出的狼狈的脸,他没来得及收回眼神交集的情绪。那是求而不得,是进退不能。

“那个花沈老师别介意啊,刚刚和你说了是一个朋友订的位置嘛,朋友本来准备约会的,让我把花送去。结果没去成,花就还在我这。沈老师不会花粉过敏之类的吧?”赵云澜刻意压低了声音,用余光看向偏过头去的沈巍,然后给出一个笑来。

像只开屏的雄孔雀。

孔雀不再说话,沈巍也重新坐好。只是他攥着自己裤子的布料,西装裤被他攥得发皱。

 

“这里坐。”赵云澜帮沈巍拉开椅子,谦虚有礼,继续散发他的荷尔蒙。

“客气了,我自己来就可以。”沈巍抬手搭上椅背,赵云澜顺势放手,小拇指却擦过沈巍的手。

“酒水……沈老师红酒需要吗?”

“我不喝酒。”

“一点都不行?”

“一点都不行。”

“那给我一杯白兰地。”赵云澜合上菜单,朝女服务生露出一个笑:“辛苦你了。”

所以到底为什么这束花还在?

“啊哟沈老师你看,我开车来的,这下没法开车回去了。这花放车里一夜估计也就败掉了,顺手就拿出来。”赵云澜说着沈巍的目光看过去,又笑起来。

情场老手的微笑。

沈巍又敛眉沉默。

 

“章远长得不像我?那要像就出事了啊。”赵云澜放下酒杯耸肩:“我今年32,章远17,我总不至于15岁就有了儿子吧。那我也太厉害了,初中喜当爹?”

“章远和他妈姓。每次老师喊章先生,我就答应,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赵云澜说到这一步就不再深入,转而不动声色地赞美沈巍教学有方,恨不得把章远的优点说成全是沈巍教出来的,就差说出“章远这小子长得眉清目秀也多亏了沈老师啊”这种话来。沈巍招架不住他,索性自动回复“嗯应该做的”,对话竟然也能持续下去。

 

一顿饭结束赵云澜执意拉沈巍“走走”,美其名曰“饭后消食”。两个大男人夜间并排走,其中一个还一只手举着一捧玫瑰花。这画面实在过于画风清奇,赵云澜不为所动,依旧和沈巍轻描淡写但别有用心地强调自己如何破案如神、抓捕犯人。沈巍冷冷清清地礼貌回应,但赵云澜是什么人物,他哪里看不出沈巍偶尔飘忽的眼神都落在了自己身上。孔雀喜滋滋,觉得自己真是春风得意,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是赵云澜万分确定,大局已定。

赵云澜终于双手捧起花:“沈老师,这花……要不你就收着?”他有种得逞的自得,像只大猫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

沈巍停步。

“合着这花还是赵先生朋友顺带送我的?还是那位朋友事没成,就随手处置了?”

“哪里话……”赵云澜的笑敛回去,他觉得这个语气不对。

“赵先生,您也说过,章远没感受过什么母爱。就真不准备让章远感受一下?”前三个字沈巍读得很重,仿佛执意拉上暧昧不清的帷幕,一下子分了个亲疏远近。

“他?他再一年都大学了……”

“您说笑了。问题棘手,交流不顺,这是您自己说的;没母爱,这也是您自己说的。问题症结在哪肯定不用我再来啰嗦,您这样,实在是自相矛盾啊。”沈巍嘴角勾起来,笑却没印上眼角。

“沈巍,”赵云澜放低声音,“我不瞎,你就还真对我没意思?”

这话说的太露骨,打得沈巍措手不及。赵云澜看见沈巍的耳朵迅速红起来,红得透明。轧马路之后沈巍的头发不再服帖,碎发落在耳朵附近。

啧,赵云澜心道不好,小幅度动了喉结。

无形美人计,最为致命。

怪不得财力有限的局里老头,偏爱收藏瓷器。那玩意脆弱又昂贵,老头家里长时间养不起,只好买来解眼馋之后又转手。瓷器精致、偶尔冰冷、偶尔温和、釉色与灯光下的光泽令人上(敏感词??)瘾。

哪怕最终没法彻底拥有,摆在家里几天也是好的。

“请容我拒绝。我明早还有课,先走了,告辞。”

“哎!哎沈巍!沈老师?”

 

6.

“你能不能别转了!挡我电视了!”章远终于忍不住抱怨。他这个爸爸已经在客厅踱步了一集纪录片的时长,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仰头长叹。纪录片旁白感情充沛地解说黄鹂鸟用鸣叫求偶而蝴蝶跳舞求偶,配上赵云澜高一声第一声的长吁短叹、魔鬼步伐,章远怀疑今天自己是不是开家门的方式不对。

“你失恋了?”

“小孩别操心大人的事,失恋也要有对象,你还没毕业你爸哪来的对象,你作业写好了?”

“你十分钟前刚问过我。还有,今天星期天,我星期六上午就写完了。你是不是失恋啊?”

“未成年闭嘴。你自己看看你怎么处理那个小姑娘的事情吧,看给你们沈老师气的。”

“他哪儿气了……”他前天还可怜我来着……

天地良心!沈巍把章远叫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跟沈巍约法三章绝对不影响学习了,谁能想到沈巍上来一句“你家组成是不是比较特殊啊”乱了章远阵脚。

“啊,那个,嗯……是挺特殊的。”这是什么节奏?下套呢?不对,是不是我把自己说惨一点、小白菜一点他就能放过我这事?哎呀章远你真是太机智了。

“我妈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找到一个土豪,”章远沉痛回忆,“那土豪不待见我,我妈也顺带着烦了我。她生我生的早,说就是我拖累了她找不到好人家。我爸,赵云澜,好像之前和我妈有过一段?我不清楚,那时候小。然后我妈就硬把我塞给他。我爸又不是傻,谁没事养个没血缘关系的儿子,但那天我奶奶,就是赵云澜他妈,看见我了。她说反正我爸也没个定型,指不定这辈子能不能找到老婆,不如先养个儿子,也收收心。然后我就变成他儿子了。我爸这个人,沈老师你也看得出,虽然在我面前一本正经,但是那是万花丛中过啊,哪有空管我这个半路儿子?做饭又难吃,点外卖还心疼钱……白毛女他爸都给他扯红头绳,我爸连个妈的义务都没尽!”可谓声泪俱下、控诉他爸的种种罪行,就差开口“地里黄啊”,沈巍越听越皱眉,挥手让他回去。

机智!章远被自己倾倒。

另一边正放下给章远买的学生高锌奶粉的赵云澜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7.

“沈老师?这么巧啊?”

“你在我去上课的路上。”

“沈老师,你在哪呢?”

“你打的是办公室座机。”

“沈老师!章远最近学习状态是不是有点问题?”

“他这次比第二名高二十分。”

“沈老师……”

“赵先生,”

“哎在呢。”

“你工作不忙吗?”

“忙!怎么不忙!最近快年终维稳,忙的头发都要掉光了。”

“那你不去忙工作,三天两头往学校来,我也很苦恼啊。”

“工作再忙也不能耽误孩子啊是不是。我觉得章远最近啊,心思不在学习上。放假的时候,连续几周中午不在家吃饭,你说他能去哪?”

沈巍说不出话了。

章远此时正在学校餐厅吃晚饭,他觉得这个味道太差了,还是沈老师手艺好。不由得又佩服起自己卖惨的机智之举。

沈老师说了,如果他爸不给他做饭,他就可以去沈老师家蹭饭。他后来终于明白为什么美食番都要有吃完之后泪流满面的情节,因为感受到之前生活质量的低下啊!

而无辜中枪的赵云澜只能在电脑前一边吸溜着方便面,一边准备年终汇报材料。

“赵先生,你这样让我很难办。你不去给章远找个母爱,每天往我这里跑,实在是说不过去。”

“我找了啊,两份父爱不好吗?”

没遮没挡的一记直球,沈巍又红了耳朵。

“那这样,沈老师再赏光吃一顿饭,离学校也近。就这次了,不答应我就觉得沈老师真的对我有意见了。”

 

于是两人步行。

“听说沈老师是龙大的高材生?说起来我还能算你邻居。我是龙城警(敏感词??)官学院的,就隔两条马路,有校际篮球比赛的时候还去串门呢。不过估计沈老师也不怎么看我们在球场上洒臭汗哈哈哈。”

“也没有,我大学的时候也会打球。”

“那咱们有空切磋切磋?”赵云澜话音未落,只见龙大附中校园的围墙上趴着两个学生,下面还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社会青年。

“那边的同学!你们在干什么!”沈巍突然提高声音。

墙头上的两个学生浑身一震,一齐跳下来就拉着两个社会青年要跑。赵云澜豹子似的冲出去,一把薅过两个学生的校服领子:“小朋友,逃晚自习是不对的,翻墙更不对了,多危险啊。”

“沈老师,这两个小朋友是不是要送回去处置啊?”两个小孩拼命扑腾,赵云澜歪头朝沈巍笑,活像一只抓到老鼠耀武扬威的猫。

“斌哥救我!我不要被处分!”其中一个孩子突然朝另外两个冲出一段距离的社会青年喊道。

“那两位还是先走吧,教唆未成年我还没计较呢。您二位呢,只会带着高中的孩子玩,出息也不是很大。”赵云澜说。

沈巍却睁大眼睛,冲上前去:“赵云澜!”

听见背后风声,赵云澜猛地推开两个学生,回身一脚踢上其中一人的脚踝,蹲下准备再踹一脚,另一人却举起生锈的一节铁栏杆直往赵云澜头上招呼。

赵云澜躲避不及,只来得及堪堪偏过头,手臂摆出一个防卫的姿势,铁器重重磕到小臂,痛感还没袭来,手臂上的力就消失了。再一看,沈巍扶墙跳起踢开那人的手,收脚时还踹到了那人门面,社会青年捂脸求饶,另一个被赵云澜踢中下盘的也倒地蜷缩。

“大哥救我!”两个学生吓傻了。

“大什么哥,你哥我人民警(敏感词??)察,刚刚那属于袭警懂不懂?小屁孩不好好学习出来混什么!嘶——”赵云澜本来正凶神恶煞,被沈巍一把扯过手臂,疼得跳脚:“沈巍你干什么!”

“去医院。”

“小伤,我回去涂点红花油。沈老师饭还没吃呢,先吃饭先吃饭。”

“小伤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会引起破伤风!”

 

8.

去趟医院,双氧水冲洗过、碘伏擦上、包上纱布、开了一瓶口服抗生素,也就到了九点钟。

“结果这个饭又不了了之了?”赵云澜小心翼翼地开口。

说好的君子端方的人设的呢?这个脸黑的都快成锅底了!

“赵云澜,你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那是铁锈!如果破伤风杆菌进入无氧环境,你就没命了!”

“没有那么夸张……”

“赵云澜你听好了,你有父母、还有儿子,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能不能惜命一点!”沈巍说得激动起来,赵云澜甚至看见他嘴唇的抖动。

“沈巍,”赵云澜长出一口气,“父母和儿子,是义务。可我这条命,什么时候能为义务之外的东西活着?我32了,工作你也看到了,是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的活。我为父母、为儿子、为龙城百姓的义务活了32年,我愿意,但多多少少不是主动。章远她妈是二十小几岁的时候认识的,她嫌我没时间没精力照顾她,那现在而立都过了,性向已经弯成回形针,更不可能说耽误哪个姑娘让她当章远后妈。我本来说也已经这样了,大不了黄金单身汉一辈子,反正我爸我妈也有了个孙子。

“一开始你要是直接拒绝我吧,我也不会再凑上去。关键是你什么态度我不瞎,猫看见死鱼就可以离开了,偏生这鱼活蹦乱跳,那不得敬个礼握握手?

“沈巍啊沈巍,你真是害惨了我。”

赵云澜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头低下去。龙城的冬天很冷,赵云澜却只穿了风衣,在周围裹成大熊的病人间显得单薄瘦削。沈巍第一次毫无闪避地看向赵云澜,这个似乎在示弱的男人,露出一点点憔悴的苗头。

不是这样的。

赵云澜不该是这样的。

他该是意气风发无畏无惧,该是薄情浪子处处留意,怎么就偏偏在他沈巍面前……受着伤、小心翼翼地、打探某人的心意?

“啊嚏!”赵云澜摸摸鼻子:“诸事不顺。”

“要不沈老师你先回去吧,我坐会就回去。”

“我送你。”

“哎不用……”

“我送你。”

 

赵云澜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因为出租车的空调温度打得太高,因为今天沈巍的外套又蓬松布料又软和……总之他在车上睡着了。是浅眠,脑子里只有变幻的色彩和不定形的图案,他的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

后来眼前就没有变化的光,只有黑暗,赵云澜满足地放松浑身的力量。

出租车司机甚至不敢第二遍看后视镜。

这包着纱布的男子说睡就睡,倒向旁边的人也就算了,那戴眼镜的怎么还一只手覆在他眼睛上?

司机师傅觉得这个事情不能深入思考。

 

9.

赵云澜蹲在破旧招待所的墙角寻找无线信号。

那天之后他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一点时间都抽不出再去找沈巍。临近年终本来文书工作就多,一个陈年恶性案子却突然有了新的线索,上面要求年前解决,也算是给今年业绩增辉,气的赵云澜在办公室跳脚。人手不够,处长只好亲自出外勤到远郊的深山老林。

比预定时间到的早,赵云澜终于喘口气,举着手机想再给沈巍发个消息。

“这地方实在蛮荒得过分,还能找到个什么稀有物种带回去给沈老师研究研究呢”

“今天这边接待的人说上次有个游客不小心被什么植物割伤”

“那东西厉害的很,血直接止不住的那种”

“我明天再找找能不能给章远带回去看看新鲜,他不是说最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生物吗”

“实在不行就算了,我也能力有限不是”

“沈老师我跟你说这里天空真干净,没光污染就是好看”

“今晚月亮真好看”

赵云澜发完也没指望回复,扔下手机就去吃饭。殊不知这信号断断续续,发到沈巍手里却是这样:

“这地方实在蛮荒得过分,还能找到个什么稀有物种带回去给沈老师研究研究呢”

“那东西厉害的很,血直接止不住的那种”

“实在不行就算了,我也能力有限不是”

“今晚月亮真好看”

正在班级里看晚自习的沈巍猛地起身出门,章远抬头正好看见一向镇定自如的班主任握着手机在走廊上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的那种,沈巍也就一直没说话,但不停在走廊上来回走动。

“你怎么了?”接听之后沈巍劈头就问。

“我?我挺好的啊?”赵云澜那边信号不好,还有杂音,沈巍认定自己听到了倦意。

“为什么不听!”

“听啥啊我不好好的……”

“赵云澜。”

“好你说。”

“你要回来。”

“我这个案子结了肯定回去啊,谁喜欢在这倒霉地方待着……”

沈巍沉默,赵云澜仿佛听到电话那头沈巍的急促呼吸声。

“我在这好好的,受伤的不是我,别担心。”赵云澜开着免提翻完了消息记录,把几条没发出去的消息删掉,也就明白了个大概。

“我会回去陪章远过年。”

“你过不过来?”

 

10.

于是章远猝不及防在寒假迎来了家访。

“我觉得我最近水逆。”章远偷偷给何洛发消息。“我明明没干什么啊!为什么沈巍老找我麻烦!都快过年了还家访!”

还没来得及等那边回复,章远就被他爸差遣出门了。

 

沈巍伸手按掉开始茶几上的赵云澜的来电显示。这通电话刚振动,还没来得及响铃,就被扼杀了。

章远的声音隔着门传到赵云澜耳朵里:“爸!刚刚我同学找我去图书馆!我去啦!晚上不回来吃饭!”显得失真。但或许不是门的隔音效果太好,而是赵云澜此时已经无法处理这种长句。

他被沈巍捂住嘴,尽力不发出声音。也努力扬起头不让自己被沙发扶手撞到头。恍惚间他听见电梯“叮咚”一声,沈巍终于拿开手。

然后他又不再能听见声音。

 

11.

高考结束后,章远和同学去三亚玩,赵云澜嘱咐他那边的水果可是宝贝,能带回来可千万别心疼钱——反正肯定比龙城便宜。

章远拉着登机箱叠声答应:“好好好,芒果椰子,都带都带,你回去吧。”

“小兔崽子,毕业了就不认爸了?”

“哪能啊,龙城赵处,犯(敏感词??)罪分子哭着喊爸爸呢。”

“就你话多。”赵云澜又拍上章远的脑袋。

 

赵云澜在章远飞走的第二天踩着点下班打卡。

“赵处这么急啊?”老李喊他。

“回家买菜!”赵云澜把外套穿上。

 

拎着五花肉进门,赵云澜往书房里喊:“沈博士!出来看我给你做红烧肉!”

沈巍在章远高考结束之后回龙大考了博士,准备之后留校当大学老师。

“这才像话嘛。”赵云澜满意地拍拍沈巍的肩膀,“你就该为国家科研事业发光发热,是吧沈博士。”

“切肉去。”沈巍当然不会相信赵云澜能做出红烧肉来,他起身时顺带把一张照片塞进抽屉里,走到厨房穿上那个带黑猫图案的围裙。

赵云澜帮他把围裙系好,开始操刀。

沈巍放进葱、姜,倒油。赵云澜把五花肉下锅,沈巍翻炒,等到油出的差不多了,就把葱、姜、八角等调料放进去,继续翻炒几下,再放老抽,加开水,放盐,慢炖。

“我觉得章远那个时候太过分了,有好吃的不想着他爸。”赵云澜靠在料理台上长吁短叹。

然后他瘫倒在沙发上:“开个电视。”

沈巍拿过遥控器帮他调到体育频道。

人高马大的黑人球星又投中一个三分。

 

抽屉里的照片上,意气风发的少年,也正摆出投球的姿势。

沈巍觉得自己真是卑鄙。

他可能永远都不会让赵云澜知道,他在球场上,早就注视过他。

他听见少年和队友的玩笑:“这可是龙大诶!要是哪天我儿子能被龙大的高材生教,也能上个龙大,我老赵家真是无憾了!”

他看见青年身后跟着一个小孩,小孩喊他爸爸,他笑着说我儿子怎么这么厉害啊,第一名!

他一直远远地看着,悲伤地、绝望地、又餍足地看着。

在很久很久之前。

 

 

红烧肉好了。

评论(2)
热度(24)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