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全员向]他们(中上)

他们(上) 衍生《记忆河》

>>> 

“请参加竞赛培训的老师到一楼年级会议室集中。”这条短信进来的时候喻文州在写字,竖排的书法专用纸上已满是他灵动秀逸的行楷字。下节课上的小词他工整地抄在纸上。字与字之间牵丝似断非断,撇捺舒展纵横恣意。

黄少天不只一次表示这一手好字他一辈子都练不出来。喻文州一开始以为他是真想改字,劝他多练,时间长了发现他并不是想着改变,他自有他自己的一番自由潇洒,也就随他。

喻文州和黄少天高中时在同一个文科实验班,但是交集并不算多。喻文州以文学功底见长,文章写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颇有民国大师遗风,性格安静内敛,不露锋芒。黄少天英语成绩独树一帜,口语更是不得了,上课操着一口地道美式英语侃侃而谈不说个爽坚决不坐下,个性相当活泼,和老师同学关系都热络。大学毕业后同期来教书,高中浅淡的交情倒是经过了大几年的沉淀酝酿变得浓醇起来。从一开始教书就搭班,总之是默契十足。

喻文州写完最后一个字,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招呼一边辅导学生的黄少天:“开会了,竞赛准备的事情。”

黄少天此时正指着一张考试卷给学生讲题目,“我上课听得懂吧?听不懂的地方你就问,直接说没关系的。这些内容你上课只要听懂了课后把我圈出来的题目弄明白了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基础首先打好了再去增加阅读量,读点原版书看看电视剧电影,都没问题。好了回去吧。”学生接过试卷回班的后黄少天伸了个懒腰,对喻文州说:“哎哟天呐真是忙死了又要到修罗期了。一点都不想忙起来啊。”

喻文州收拾好桌面带上会议笔记和笔,起身的时候带些好笑地回话:“明明最期待的就是你吧,每次出去你比学生玩得高兴。”

“开玩笑!我如此尽心尽责的模范教师怎么会在关键时刻玩呢,学生进考场了我也只能干着急不是?不找外国友人人聊聊天我怎么缓解我内心压力?”

喻文州不回话,只说了一句“冯校长对这届学生异常重视,这次开会他是要坐中间的人物”就要走。黄少天“哎哎哎”忙不迭叫喊着要喻文州等等他,仓促之间弄散了桌上一堆资料也来不及管,抄起一本笔记本就跟在他后面:“不仗义!喻文州我跟你讲A friend inneed is a friend indeed啊,不早讲有老冯坐镇,迟了又要被他念叨被老叶嘲讽……”

跑到一楼正巧遇上生化组三人从办公室慢悠悠出来。楚云秀正尽力把嘴里的什么吃的咽下去,张佳乐做着同样的事情但似乎被噎到,露出痛苦非常、眉毛都皱在一起的表情,旁边王杰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然而嘴角边的不明碎屑暴露了什么。

“云秀姐不厚道!”黄少天喊起来。

“快走吧要迟了。没有了办公室分完了。”终于把东西咽下去,楚云秀回道。

张佳乐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地自己吞咽下去一嘴食物,跑回办公室喝水。黄少天跟着张佳乐跑到生化组里,眼疾手快夺下张佳乐办公桌上的一小包老婆饼。

“我就知道张佳乐会私藏!”

说着撕开包装,掰了半块递给喻文州:“他们生化组就是吃的多,张佳乐带的吃的比云秀姐还多,搞不懂。”

“你也不用搞懂,负责吃就行。”王杰希在喻文州憋笑的表情里淡定的抹掉嘴角的饼屑。

>>> 

到会议室的时候,校长冯宪君已经坐在上面,周泽楷苏沐橙和张新杰也随便找了和位置坐下。叶修和方锐慢吞吞进门来,叶修在冯校长热情的挥手中满脸不情愿地坐在了冯宪君旁边,甚至还嫌弃地朝远离他的地方挪了挪位置——当然这没有让校长看见——但被王杰希看见了。王杰希用眼神示意他刚刚看见了。叶修完全没有被揭穿的窘态,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脸皮真厚。”喻文州侧过身子和王杰希说话。

“你还不习惯?”王杰希朝旁边瞥一眼回道。

一旁方锐刷微博,一边刷刷刷一边腾出手来在群里和林敬言聊天。李轩头靠过来看他手机,一边不时啧啧叹道:“今天老林没来吧,在医院?你俩不能这么基啊。”

“开玩笑,老子直地和旗杆似的!”

“瞎说,我看你都弯地和轻杆似的了。我们班小孩说什么你知道?你上课之前喊腰疼,然后还扯到蹲下来重心下移不容易被推倒,你说你一教政治的,和老叶混多了怎么上课跨界……学生都笑你够够的。”

“还有还有……”楚云秀笑着插话:“晚自习看班换人,你在那做PPT老林已经过来了,老林问你是不是舍不得走啊?你竟然回话说:我等你的啊。”说罢连连摇头:“老林这种好男人怎么栽在你手上。”

“你们够了啊污蔑我清白之身。老子还是要女朋友的……”方锐挥舞着手机,却被冯宪君一声咳嗽打断:“啊我们开始开会。”

“今年学生生源大家也都知道,校领导非常看中这届学生的水平,期望早早为自主招生作准备,所以今天呢,我特地召集大家来开个会。你们都是我们竞赛辅导老师中的精英,啊这个……”冯宪君夹杂本地口音的普通话响起。

每次开大会学生最骚动的时候永远是校长讲话,在沉闷无聊的表彰大会等等大会里,学生最精神的时候就是找校长又读错了几个字又哪里发音好笑。曾经有学生整理过冯校长口误语录,经过叶修和黄少天的微博转发,曾经变成全校热点话题。楚云秀当时戏称“黄少天是个活宝不论,老叶就是个妖精,这一玩可好玩了。他俩真该是一家子的。”王杰希不回话,无聊似的刷黄少天和学生的评论,长篇大论没完没了,也能看的下去。

“……总之全国的竞赛已经快要开始了,我们的老师们也一定能像以前一样再创佳绩!”冯宪君用让他自己很兴奋自豪的声音做了结语,然后把话筒让给一旁的叶修,一边高兴地说:“我们让叶主任再给我们讲讲具体的要求和期望。”

叶修清清嗓子:“今年竞赛领队呢,还是我。”然后不说话了。

全场安静下来。方锐把手机悄悄塞回口袋;李轩也不再靠在方锐边上窥屏,直起身子;张佳乐从画的一团糟的会议记录上抬起头;黄少天和喻文州停下九宫棋的笔。

“好了没了。”

一阵哄笑。

冯宪君也笑,哈哈干笑两声之后拿过话筒:“理科的老师说话就是简明扼要啊。好我们散会。”

>>> 

“改什么?”叶修下课经过生化办公室,晃悠进去,王杰希伏在桌上改作业。

“你不改的。”王杰希回答。“竞赛辅导的学案。”

“你还别说,我真改。”叶修说。

楚云秀风风火火开门进来,一边晃着手机:“课程重排了,周六又少一个小时假,年级这简直周扒皮!我要去图书馆!”

“刚来教书第一年就念念不忘你的图书馆,云秀姐不是我说,你要真去了,不过半个月就要回来。”张佳乐一边做着板书设计,一边觑着她。

楚云秀化妆包一开开始补妆:“不会的。八点半来上班,五点钟就下班,这就是我的人生理想!又没有什么学生去借书,办公室一坐看个韩剧,简直天堂。”

“但是你现在七点半要准时上班,晚自习到十点,课程紧张周六还有竞赛辅导,却还是办公室一坐就看韩剧。市统测那次我可是看见了,手机放投影仪展台躲监控,看电视剧呢?”王杰希道。

“嘿,”叶修挑眉,“我是不是知道了你们生化的什么秘密,会不会被毒杀?”

“嗯,下次放Mickey咬你。”王杰希答。

“他脸皮那么厚,Mickey咬不穿的啦。”张佳乐笑。

“哇你们生化组一言不合就放生化危机。”说着作势开门要走,门半开时一声“报告”。

邱飞。

张佳乐看戏似的停笔。

“叶老师,您原来在这。上次的题目您报了答案说不讲了,但是同学普遍反映不讲还是不行。”

“啊……不是说过这个拓展深了大家感受一下就可以的吗……”

>>

可能写到毕业也写不完吧(躺)

评论
热度(15)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