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洛丽塔]毒蛇的救赎之路

>>

一个片段节选。

>>

“洛丽塔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洛——丽——塔。”这样的开头必然是要留在文学史最显赫的地方的。和杜拉斯《情人》、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那将永垂不朽的开头一样,一开篇的《洛丽塔》裹挟着之后将贯穿故事始终的浓艳的、缠绵的、罪恶的气味忽地向你扑过来。仿佛面前是一个充满了鲜艳诱人智慧果的罪恶的伊甸园,我在开头就禁不住毒蛇的信子嘶嘶,跌进去。

“那是一见钟情的爱,是始终不渝的爱,是刻骨铭心的爱。”洛丽塔失去“性感少女”的一切特质,而病态的某一部分沉淀、升华——某种意义上,这波提切利笔下的维纳斯拯救了身陷地狱的疯子。

在舌尖无数次将洛丽塔之名缱绻缠绵,激扬的终将沉淀。在经历了一生,故事走向一声喟叹。

“我的洛丽塔。”


评论
热度(11)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