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王叶王]若梦

王杰希没想过会真的有这么一天。

雨下得淅淅沥沥,在北京是少见的天气。床单凌乱,他一身薄汗还黏在身上,叶秋在他身边闭着眼睛,呼吸清浅有节奏,混合着几滴雨打上玻璃的声音。

这时是第七赛季结束没多久,拿了第二个冠军的王杰希和从第五赛季开始就没有进过季后赛的叶秋的境遇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正反面,纸面数据对比之下叶秋就像从神坛上跌下并且境遇糟糕的悲剧,而王杰希是正辉煌的时代。

叶秋的所谓旁人看来的悲剧王杰希看的很清楚,嘉世本身团队的问题像一锅什么都有的粥,外人只看见糟糕,内里的东西却让人看不懂。叶秋和苏沐橙两人孤独地支持着这个已然陨落的王朝,但无法否认叶秋本身能力并没有任何退步。而微草元老级的前辈方士谦退役,王杰希放弃已久的魔术师打法更进一步被团队的重担压制,微草更是再没有和王杰希这个队长相同水平和眼界的人来讨论团队,战术。从出道以来就无法和任何人打配合的魔术师,更加孤独。

他们最能明白彼此的难处,却都互相不提起。本就是准备已结束为结局的关系,大家也都是有种各取所需的交易的意味。

他们最能理解对方的难言之隐,却都心照不宣地沉默着隔岸观火,看着对方难以下咽的苦楚。

叶秋悠悠转醒的时候,下了一小会的雨早已停了,王杰希半坐起身子,靠在床头闭着眼。

空调吹着风,呜呜的,是房间里唯一明显的声音,定时的钟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发出同样的扇叶扇动的声响。

后来王杰希在叶秋的注视下睁开眼睛,叶秋突然笑了一声:“王大眼你这睁一下眼可要吓死一片。”

习惯了叶秋无处不在的嘲讽,否则也和他搞不到一起去的王杰希没有搭话,然后是长时间的寂静。

没人能去定义这种情形是好是坏,现在的对错也只能留给未来去评判,当下的人们只负责放纵就好。

此时距离叶秋从嘉世退役还有半年。

>>> 

夏休期并不长,叶秋是跟着苏沐橙接广告来的北京。苏沐橙忙着的时候叶秋会在北京跑跑,溜达溜达就到了王杰希家。

王杰希不看游戏竞技频道的时候,看新闻。叶秋无聊,也看不懂,就让王杰希说点什么。

王杰希也习惯这种永远摆不出前辈的样子的无聊劲头,用同样无聊的语气给叶秋说说政治走向。

“算了算了,”叶秋不出意外地摆手,去扒拉茶几上袋子里的橘子,剥开橘子皮的手法惨不忍睹,一片一片撕的时候一边说继续说“我说大眼儿你生活太没情趣。”

王杰希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叶神的生活情趣在……唔!”

一瓣橘子被精准扔进王杰希嘴里,叶秋哈哈笑起来说哥准心太好。橘子很凉,酸甜中有点微苦。王杰希嚼着,一边看叶秋带着青灰色的眼眶,常年不见光的有点虚胖的脸连嘴唇的颜色都是寡淡的。

叶秋也咬着橘子望回来,“王大眼你专注起来眼睛更不对称,微草的小朋友们每天都是怎么熬过来的?”王杰希准备移开视线再剥一个橘子,叶秋寡淡的嘴唇就靠了过来。

后来就又滚到一起去了。

两个人的磨合很快。但是没人会说类似“感觉生下来就是契合的”这种话,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少年。

曾经有人打了这样一个比方,说每个人人的心里那块空出来的地方原本只有一个人的形状,后来各种不同的东西放进去,不符合,再拿出来。长此以往,那块形状也就被磨平,变得模糊不清而又圆滑,什么都可以放进去了。

叶秋总是一副可以调戏无数联盟里妹子汉子的嘲讽脸,但是正如王杰希所看到的,叶秋懒散的样子实在说不上帅到哪里去,王杰希也没有那个八卦叶秋某些私人历史的兴趣,这种好奇心也就不了了之。

过多的了解会像链条一样束缚,乃至捆绑这样若即若离的自由关系,独行于世界才是生命最原始的自然状态。聪明人的交流让人舒服,进退自如的更让人享受。

无法忽略的孤独也只好在生理的刺激下让其暂居一隅,毕竟无时无刻背着这种沉重的担子,大家都受不了。

>>> 

北京和杭州离得太远,身为队长的两人也都事务缠身,半年的时间里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但是都可以算得上愉快。

王杰希也曾经以为这种关系会在不紧不慢的时间长河下缓慢地存在一段时间。

结果叶秋给了他响亮的一记打脸。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

就像第三赛季的全明星赛上,一叶之秋挥舞着一杆却邪,把原本自以为诡谲难解的魔术师用最土的打法敲了个头破血流。

像叶秋这种联盟里可以称得上上古人物的家伙,在荣耀之外也点上了不少技能点。

第八赛季的常规赛,叶秋退役之前,微草和嘉世遇上过一次。8:2,嘉世两分是擂台赛叶秋守擂打下来的,王杰希在团队赛里感受到了一个原本辉煌的王朝更衰败的一面。沐雨橙风的策应只偏重于一叶之秋,而一叶之秋却和其他队员几乎构成不了战术上的任何呼应。

比赛结束的时候,王杰希看着安静离场,与往常一样并不与对方握手的叶秋的背影。那背影略有些弓着腰,一步一步消失在工作通道,模糊不清,像是叶秋抽着烟,烟雾缭绕着他,他像是从梦境里逃脱,不知所措。王杰希默默看着,没有去找显得有些颓然的叶秋。

后来嘉世宣布老队长叶秋退役,队长一职和斗神一叶之秋都由新人王孙翔接替。叶秋依然没在电视上露脸。

当所有人都或扼腕叹息或为叶秋的“不作为”而愤怒时,叶秋就带着荣耀教科书陨落的身份,销声匿迹了。

王杰希有一刹那地想过,如果当时自己去工作通道拦住他,结局是否会变得不同。

但随即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都没那个资格干预对方。

虽然无可否认的是,对于叶秋的不告而别,王杰希不是没有不满的。自己的位置,或许比想象的更加无足轻重?

赛季还未结束。

嘉世保级失败之前,微草也曾客场对上过嘉世。

同样的一杆却邪,对上完全不一样的打法的时候,王杰希愣神地坐在选手席没评论。

啊,原来真的结束了。

意想之中的结局,意想之外的方式。

>>> 

但是叶秋——或者说是叶修,又神乎其技地杀回来了。

他整个人就像场梦,不讲逻辑,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能做出什么。

啊,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教科书的心思魔术师也猜不到。

他带着微草队员被叶修轮番完虐的时候,叶修依然摆着一副哥都懂的样子,和王杰希打了一场。

输赢其间晦涩难懂。就像他们之间无法界定的关系。

那时候叶修打了一场漂亮的心理仗,送了王杰希一个人情。

那一刹那,王杰希突然觉得有些恐慌。背负着更多东西的独行的魔术师,好像更依赖了些什么。

长久的孤独之后,对于被懂得的渴望,像戒掉又捡起的瘾,蚕食着他,啮咬着他。

他又想起那时与还叫叶秋的家伙一起的各种画面。

嘲讽的,落寞的,无聊的。甚至他们做爱的样子。

被理解是一种难以完全戒掉的毒,那种从心底生出的舒适感,哪怕从来不被说出口都存在感很强。“他知道我的意思”“他明白我的处境”的踏实,在时过境迁之后被模糊了故事情节,感情脉络却越发明显。

>>> 

他曾经坚持不留行的自由,喜欢聪明人之间的各取所需,但是有一种突然被意识到的感情在从未被注意到的地方破土而出,露出纤细的芽。他没能及时扼杀。

原因太过呼之欲出。

王杰希决定视而不见。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对于这种难以界定的脆弱关系,在叶秋一声不响地消失的时候,就被默认为无法挽回。为明知不可能的东西黯然神伤不是他的风格。

又不是小情侣,生个气之后还能用点小伎俩哄哄就合好再次如胶似漆。何况他们也谈不上如胶似漆,或者甜蜜幸福这种太理想的词语。如果套上去,王杰希表示可能会对以后的人生带来不可磨灭的巨大伤害。

最后叶秋就给他的颓唐背影,是他们荒诞的结尾画面。

最后一次叶修抓微草当陪练的时候,王杰希和叶修是最后一个离开竞技场的。魔道学者走到另一个角色旁边,王杰希低低问了一句“最近还好么”。

叶修“呵呵”之后加上一句“挺好,还能碾压你微草全队。”

王杰希沉吟一会。

“你太累。”

“谁不是呢,大眼儿。累下去才有意义,累下去才能抱得你我都想要的东西啊。”叶修的声音少见地有些感喟的意味。

然后他们退出房间。

没再说话。

>>> 

兴欣挑战赛赢了的那天,王杰希找到了叶修。

“在哪家?”

叶修看了一眼呼噜震天响的魏琛,把宾馆的电脑关机,然后开门出去。

王杰希拎着一小包行李,在宾馆大厅坐着,眼睛看向外面马路上的路灯。注意到叶修下来的时候他转过头,一辆车在路上疾驰而过,车灯在王杰希脸上扫过,成了一种复杂的光影效果。

王杰希把身份证交给前台的时候,那个头发梳地一丝不苟的前台小姐把身份证上的证件照和王杰希本人的脸比对了好一阵子,然后才推出房卡。

“呵。”叶修笑了一声。但是没开口说什么。

王杰希拎着行李在前面走,叶修手里把玩着房卡跟在后面。走廊里都是厚厚的地毯,没有脚步声。

王杰希从叶修手里接过房卡刷卡进门,叶修带上门,背倚着门。

“恭喜。”王杰希放下行李之后站着,眼睛直看向叶修。“欢迎回来。”

叶修的嘲讽脸再次浮现出来,整个人懒散地靠在门上:“承认吧大眼儿,你们一点都不欢迎我回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错。

王杰希不为所动,“是我们。和我不一样。”

我们是战队的角度,我是个人私心。

“呵。”

叶修不置可否。

“得了。王大眼同学,你不要告诉我你个大忙人从北京过来,带了一包行李,开个房,就是为了和我说一声恭喜。”

叶修凑过来的时候王杰希退后了一步,叶修少有的有些错愕,随即挂上一副更欠扁的表情,“可能这次还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

“叶修。”王杰希开口,“我说真的。欢迎回来。”

>>> 

房间的窗帘不透光,极深的夜晚,路上有车辆行驶过去的声响,然后又被身体相撞的声响迅速掩盖。

他们做得极缓极慢,像沙滩上的海浪扑打细沙,漫过脚背,又悄悄退下去。往复不断。

相隔也有一年多,其间王杰希没有再去找其他的。他不承认是因为叶修,事实上大部分原因的确不是叶修。

第七八赛季,微草的老人陆陆续续退役,新队员涌入,微草早已不是当时冠军队的阵容。和新队员的磨合、指导、对于年轻人各种性子的把握和安抚,方士谦离开之后王杰希也几乎没人可以讨论些什么。

那天黄少天和叶修PK,在那个房间不留行一个人旁观,一句话都没说。

其实放眼望去,职业圈里和他一样的人也不是没有。

楚云秀、肖时钦、或者已经退役的赵杨。

但王杰希独自一人挑起的担子却比他们都重。

微草是冠军队啊。

那时候他看着叶修一步步带领着一群新人走来,又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当时决定和叶修亲近的感觉,并且更加浓烈。

同是天涯沦落人,不过同类的互相疗伤罢了。

王杰希重又放任自己在海浪里随叶修一起浮沉。

那天晚上,睡得死沉的魏琛没有发现,标间的另一个床一直没有人。

>>> 

“你为微草做的,太多了。”

王杰希离开宾馆的时候,叶修这样说。他知道叶修在说全明星赛上的那件事。

他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叶修依旧是看懂的。心里一瞬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阵躁动。不知是该烦躁,还是被看穿的尴尬,或是一种意想之中的妥帖。

然而他只是背对着叶修,扬了扬手:“前辈懂得就好,前辈不也是。”

然后这个身影就消失在清晨晦暗的充满灰尘的阳光里。

>>> 

之后仿佛又再次回到叶修退役之前的状态,王杰希不知这是好是坏。

之前的一年多空白像是一场大梦,醒来后发现现实也并没有改变。

有一半的自己说这样很好,之前不都是这样过来的,而另一半的自己说,想要的不只是这样而已。那个贪婪的自己,每当王杰希觉得心力交瘁的时候,就仿佛吸饱了养料,不断击打着他。

不过和以前还是有区别的。

叶修闲着能跑来找他的次数少了不少,兴欣这支全新的纯粹草根队伍,要叶修亲力亲为的事情很多。王杰希也在为高英杰的成长各种操心。闲暇之余,见面也只能偶尔,时间都像是从各自战队的一大堆事情里面抢出来的。

经常是见面说不到几句话,就理所当然地滚到一起了。

也没时间操心对方的喜怒,都为自己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身体上互相的需要都像奢侈。

事情的转折出在微草输给兴欣的那场比赛。

兴欣直接单打王不留行。之后微草溃败之势立现。

王杰希也只能无奈。

王杰希说“下次,微草会赢。”叶修“哦?”一声,然后嘲讽地笑开,“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而不是靠山。”

王杰希第一下想到的,倒是第四赛季之后的嘉世。那时候的叶秋,在嘉世众人眼里,或许是一个令人嫉妒的靠山吧。这话,或许早在那时,就被叶修当成教训了。

那种同类的感觉更加明显,猛烈地攫住了王杰希。他差点忘记回答。

>>>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两人一身薄汗黏在身上,王杰希和叶修第一次提起他以前的事情。叶修从一堆衣服间拨弄出一包烟,看了一眼王杰希又把烟扔到床头柜上。

“以前从来不找联盟里的人。”

“哟,王大眼也怕媒体?你那双大小眼简直是联盟记者里正直的代表啊你让记者们情何以堪!”

“怕媒体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你们兴欣最怕。小唐的事情还没吓怕?”语气间有少有的讽刺。

“哥征战联盟十年,哪次怕过媒体?”叶修嘚瑟着。

从各种方面来说的确只有媒体怕他。

“新嘉世起来了。”王杰希说,他扫了一眼叶修。叶修最终还是抽出一支烟,正要点着的时候顿了一顿,然后顺畅地点上。

“挺好。明年你对邱非手下留情一点,我徒弟,卖个面子呗。”

王杰希看出吞云吐雾的叶修脸上的落寞,被烟雾模糊。

后来都没说话,叶修的烟头忽明忽灭。

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很轻,“试着放松一点吧,对你们都有好处。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王杰希知道,这是对那句话的回答。

“是说我一直以来都太用力了吗,自己还是无法一直陪着队伍走下去的。”

“试着放松一点吧,对你们都有好处。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那是他们第一次以私人名义讨论关于比赛的问题。

>>> 

之后的事情繁杂冗长,省去过程后结果就是兴欣在叶修的带领下奇迹般的夺冠,叶修拿下人生中第四个冠军。

然后叶修退役。

没提前通知任何人,与一年多的情形几乎重合起来。王杰希在微草训练室听到这个消息是高英杰告诉的。比赛结束之后叶修就和队里说了退役的事情,乔一帆对于前辈退役的事情十分难过,打电话给高英杰。

当时王杰希在操纵角色跳过断崖,一个,又一个。训练软件枯燥,王杰希通过一个阶段后关上软件,“哦”了一声。

之后兴欣正式举办发布会。

职业选手群里炸开锅,黄少天用巨大的字体刷屏叫嚣询问,一群人纷纷圈出君莫笑。叶修只回过一句。

回家去了。

随即又被刷到不知何处去了。

此后就再无音讯。

王杰希对于此事的评价只有一个字。

“哦。”

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他就是梦一样的人,抓不住,自己也没资格抓住。只是心里有个地方没了养料,渐渐枯萎,躲在一个角落。

职业生涯还未结束。

一个人也要扛下微草,奢侈的懂得随着他再次轻巧的不告而别成为往事。

他们之间从未有过承诺、约定。动物性的关系的感情基础脆弱地可以忽略,他们只是贪恋互相懂得与契合的默契。

然后当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轻快抽身。各取所需的都是聪明人。

动了真感情的就输了。

荣耀里的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一个人也要飞上苍天。

荣耀里的王杰希,独自要扛下微草。

>>> 

世邀赛。

叶修抖着腿走进会议室。

“啊,都是退役的老年人了还被老爹打出来为国争光,哥容易吗!”一脸痛心疾首。

“那个,不当队长不面对一群熊孩子的机会难得啊,打的快活一点,准能打的老外找不着北。哥当领队的队伍不赢对得起我吗?张佳乐快跪谢哥让你摆脱四亚。”

“叶修你要不要脸!”

嘻嘻哈哈之间,王杰希看着叶修,他还是那样,一脸无所谓,没个站样。他总是这样的表情,来或去,做的一切都像梦,下一秒就抓不住。

“大眼。打的快活一点。”事后叶修这样说。

“叶修。”

“什么?”

王杰希看着叶修的眼睛,这双眼睛看透过他,让他迷惑,或是妥帖。

“在一起吧。”

“我们不是在一起么。”

“不一样。在一起吧。”

“怎么不一样。”

想让你在身边,想让你不要不声不响地消失,想站在一个有资格的位置。

话在肚子里绕了三绕,还是没能说出一句。“也没什么不一样。”

“得了大眼,表白这么没诚意,小心注孤生。”

“哥在这方面可没经验,大眼,两个菜鸟能玩出什么花我不知道啊。”

“哎哎哎别用你那双大小眼瞪我。”

正确与否只有留给之后了,最起码现在,王杰希觉得抓住了一场美梦。

输不输也认了,当一回楞头小子也不是不行,就当那时候,被却邪敲破头的时候敲魔怔了。

敲出大梦一场。

不知何时醒来,最起码拥有现在。

诡谲的王不留行在世界的舞台上又开始了表演。


评论(1)
热度(20)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