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自我如此广大,爱情无法填满。

[全职高手][叶王]多项选择题

高中时,王杰希觉得多选题实在是很有意思的题型。

 

“以下题目有多个正确选项,答对的得4分,答对但不全的得2分,答错或不答的得0分”

每当有一个选项确定正确,而另一个选项不确定的时候,到底是填一个拿稳手里的两分,还是冒着一分不得的险去争一争四分。

 

仿佛是一场盛大的赌博,用小注保住本钱,还是将所有都摊在面前,去争一个那伸着诱惑触手的赢局——冒着满盘皆输的风险。

 

那时候这场博弈会让自己错觉全知全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握着什么不得了的生杀予夺,全凭自己一念之间的保守或孤注一掷的豪赌。王杰希一开始喜欢选择放手一搏,成功率总是一半一半,他却从不后悔,他所做大多倚靠直觉,在选择的岔路口用经验和意气选出让自己内心没有遗憾的选项,少有重复着去权衡利弊的。

 

再后来当这个选项成为不能仅仅考虑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他却不得不去两弊相权取其轻,考虑着这个选择背后无数纵横交错的利弊关系与后果。

 

他却一直忘不掉潇洒,忘不掉放手一搏。

 

>>> 

彼时王杰希的胞妹在饭桌上抱怨期末考,仿佛呼啸而过的若干时间又在他耳边回溯,王杰希清晰地听见被时空拉长以至即将消失殆尽的某种早已存在的感觉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当年的掌控一切终究是错觉,身不由己才是永恒,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干扰让判断选择成了一只坏掉的老式油量表,左右晃荡不停,最终停在一个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他快要忘记那时坚持自作主张的自己到底是如何存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高中的时候有个哥们问他,老王你说我该不该去谈个恋爱?王杰希挑眉说你怎么会这样想?哥们语重心长对他说:“你说旁边都是成双成对的,咱两不谈一个不觉得很特立独行?”王杰希扔过去一双白眼:“你觉得不谈是特立独行?”

 

后来哥们还是追了班上一个妹子,谈笑都自称有妇之夫,王杰希还是一个人。不想做的事情要顺着别人一起做,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 

高考之前他已经决定要当职业选手,不管是老师还是哥们都对他近乎叛逆的决绝感到难以理解。王杰希却在时隔不久之后找回早期做多选题时的心境,这场将整个未来握在手里,狠狠拍到面前,孤注一掷的赌博让他有种膨胀的满足感。

 

不用想其他人。

 

这是一场自我的盛宴。

 

>>> 

饭桌上的弟妹已经早早离席,王父自斟自饮,王杰希懒散地动着筷子。小区外面没什么烟火气,过年的都回乡去,紧闭的窗子隔着寥落和一点点温度。他想起来女孩子的侧脸,带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此时看着有些光晕的楼下灯光独自明灭,倒突然觉得相似。王杰希嘴里无意识地咀嚼着。

 

“儿子,上次你弟说他看见的和你一起的女孩子,怎么样了?”王母略带着小心翼翼的口吻提起。王杰希心知她是抱有期冀的,但又怕自己不耐烦,一番话在嘴边盘绕着,斟酌半天,最后还是说出口:“我太忙了。分了。”

 

王父的筷子略略顿了一下,后来又伸出去了。王杰希察觉到,心下不是没有愧疚,却也只有愧疚。

 

对方追求感情热烈燃烧,习惯于描绘童话。王杰希不是不记得她生日和情人节,也觉得女孩值得他付出,但他做不到无时无刻都在让她感觉到近乎灼烧的热情。他尊重她却做不到宠溺,那会将原本好的东西变成另一种模样。王杰希自知自己在亲戚口中是落了话柄的,这个职业并不能为他带来良好声誉,时间久了他也习惯,只是对着父母未免无奈。

 

他二十四之后就总被提起这码事,几年过去,这是第二个女友。王父嘴上不说却也有些着急,王杰希也就春节时才会自己为着父母操心操心。平时成天勤勤恳恳种着一家一亩三分地,为战队的事情和高层周旋,让步的度把握到炉火纯青,独独应付不了父母。

 

当时想得还是太美好,以为自己真的就能全能,后来发现还是在一个框子里,只是从一个框,跳到另一个框而已。

 

>>> 

刚进训练营那会他以为自己和魔道一样能海陆空随便跑,差点没把自己当成孙悟空,打法绚烂意识漫天飞,对手永远跟不上他快慢不定的节奏。被预言将会是第三赛季天赋异禀的奇才。

 

诡谲莫测的原因王杰希自认为看的很清楚,几乎下意识的果决判断避免了思虑过多导致的机会错失。他在那段时间确实感受到了掌握生杀予夺的快感,却也为此付出孤独代价。他从来不为选择后悔,就像他决定要当职业选手之后成绩直线下降一样。两全其美的事情只存在于梦里想想。

 

他有了想要的光辉,却磨掉了纯粹的、甚至有些愚蠢可笑的年少意气。当同学在大学里消磨时间、泡图书馆、联谊、考级考证,王杰希在考虑战术、人心、与高层争取最合适发展的方案。

 

他没后悔过,但也不是没遗憾过。

 

但是就算这样,不管外人看他如何操劳像个苦情剧主角,为了一帮孩子成了叶修口中“单亲爸爸”,王杰希还是可以在荣耀里找到他翻覆天地的快感,在绚烂光影里如鱼得水。

 

就为着这,王杰希觉得,他赌对了。

 

不用左右权衡他人,他赌对了。

 

>>> 

春节过了之后,王杰希要回微草宿舍去。妹妹早就开学,看他现在才上班心有不忿:“哥你说在学校就是命苦。”一边坐到王杰希旁边副驾驶的位置。

 

王杰希笑她:“等你高考完了你再看看学校命不苦。”

 

“嘁。”妹妹撇嘴,“你整天就老气横秋,怪不得没女友。”

 

王杰希哭笑不得,“小心单身的老头子下次不给你带微草食堂的炒货。”

 

“谁稀罕。我跟你说你这人简直太不会哄女孩子了。”

 

王杰希笑笑,最后还是没说话。

 

妹妹开了车门,突然冻得身子缩了一下,又故作潇洒地镇定下来。

 

“哥,爸妈那心思你也都懂。搞不清楚他们怎么就整天在纠结这些,但是也不是没道理……反正……总之你高兴就行。你妹子我绝对站你这边,单身绝对不是狗,那群没主见的人整天就……”

 

王杰希又笑开,“你少去想交小男友的事。”

 

“二哥回来不肯说,你不急,搞不好爸妈就看我。”

 

“你想多了。”

 

“你平时想的比我多,怎么就不能好好找个嫂子给我?”女孩子语气见已有些咄咄逼人。

 

王杰希安静下来。

 

看出情况不对,妹妹扁扁嘴。“我不是……算了我不懂。”

 

王杰希冲她摇摇头:“我比你多活的这么多年,也没弄懂。”

 

平衡最难找,即使找到也像在悬崖边缘行走,如履薄冰,生怕掉下去。

 

>>> 

春节之后没过半年,王母突然造访王杰希在微草的宿舍。王杰希猝不及防来不及收拾掩盖一屋子狼藉,略觉尴尬地看见母亲嫌弃他乱糟糟一看就是单身汉才睡得出来的卧室,顺带嫌弃王杰希的脸色和他队服一个颜色,肯定是最近又没有好好睡觉肯定又熬夜很多天。

 

“被子也不知道叠好,乱糟糟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团成一堆……儿子你被子有没有晒过啊,没有吧我就知道……你说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不爱干净……”

 

“妈我没有不爱干净……”王杰希终于出声辩驳,心里剩下一句“被子这种东西明明起床之后半天又要被弄乱又为什么要叠”看着母亲动手叠被子的样子又生生咽回去。

 

王母将被子整个掀起来再从四个角掖好,一边差遣王杰希:“去洗块抹布过来,妈给你床头柜窗台这些地方都擦擦。我就知道,我不过来我儿子绝对不会做这些事的。”王杰希只好去找盆和抹布,水龙头拧开之后王杰希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微草队服绿油油的真不是太漂亮,他第一个女朋友刚交上时女友就吐槽绿白相间的队服穿出的不是微草的风范是小青菜的风采,这才意识到的确是那么回事。但这么多年下来王杰希的确也没感觉出什么不妥,就像少了女友的生活有时候也并不是就不能自理。

 

他不是不知道母亲过来是个什么意思,妹妹和他说过家里的一个堂弟要结婚的消息。当时妹妹的语气间漏出点小心翼翼,王杰希听着好笑,也不戳破,但等到母亲过来了王杰希这才知道这小心翼翼到底源自哪里。说实话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种难以拒绝的期冀。

 

王杰希伸手在水里试试水温,凉的,略一思索还是放了点热水在里面。

 

>>> 

端着盆出来时母亲正在看他放在架子上的微草周边。没人打理,积了厚薄不一的灰,好像年光就在上面跳舞。

 

母亲看他出来了就接过王杰希手里的盆,拧干抹布,把上面的周边拿过来一个个抹掉上面的浮灰。有个年代久远的徽章灰积得厉害,一碰上去就变成黑灰色,四周还是灰,污水无处可逃只好待在原来的地方。

 

王母回头望了一眼王杰希。王杰希偏过头看向窗外。

 

母亲又转过身去。

 

王杰希看窗外一丝风也没有,时间成为油状物,缓缓倾倒,漫过王杰希脚面、胸口、头顶……

 

“妈,急不来的。”

 

无人回应,寂静也成为一种声音。

 

>>> 

全明星之后一堆人吵吵嚷嚷要约饭去,北京土著王杰希和杨聪“被义不容辞”地开车出来,塞了两车满满的人在“首堵”的夜路上寻找火锅店。叶修坐在王杰希副驾驶座上把玩王杰希车上放的墨镜,无聊劲传染上后座黄少天,黄少天玩节奏大师玩了首野蜂飞舞,声音开到最大,看架势速度也是调到最快,于是王杰希满脑子都是疯子一样的钢琴声。

 

“老叶!本少破你记录了!手速这关果然还是PK不过我啊叶不羞!”

 

“哥都不屑于用这个练手速,傻似的一个音重一点就点一下屏幕,啄木鸟吗。”

 

“那以前的记录是哪个傻啄出来的?”王杰希插话说。

 

“为了让你们膜拜哥在哪里都是职业的水准啊。”

 

“啄木鸟的职业水准还是你和黄少天去争吧。”

 

车里有一瞬间的安静。

 

然后又炸开了。

 

“王大眼你能不能不要群嘲,被老叶传染吗?我躺枪啊!”这是黄少天。

 

“王大眼我家的嘛,像一点正常。”这是叶修。

 

王杰希扫他一眼,不说话。

 

“王队和叶神就这么私定终身了?”喻文州调侃。

 

“有什么好惊讶,蓝雨正副队的基情都被妹子们玩烂了不来点新梗怎么好。荣耀之神和最接近神的男人,啧啧啧没有基情都可惜了。”叶修把墨镜放回去之后更无事可做,两臂抱胸仰躺在车座上回答。

 

“呵呵。”王杰希在黄少天说话之前表达观点。

 

“你这算不置可否吗大眼?”叶修侧着头向王杰希那边。

 

“这算否。”

 

>>> 

桌上天南海北的口味不一,一个鸳鸯锅是肯定调和不了的。王杰希不挑食,于是一边吃菜一边看桌上的调料之争。

 

王杰希对面坐着同样不加入战局默默观战的叶修,一个人夹了一整碗的粉丝吸溜,热气蒸腾在他脸上。隔着火锅冒出的白汽,王杰希看不清叶修的脸,只有模糊一个人影微微晃动。大约是注意到王杰希的眼神,叶修抬起头回望他。叶修摆出一个笑,笑意被中间隔着的碗筷、火锅、水汽模糊,王杰希不确定叶修的笑意有没有渗进眼里。

 

他觉得应该没有。

 

王杰希低下头吃菜。

 

一顿饭吃到将近十点,各人纷纷要打车回宾馆。叶修摸摸口袋向王杰希喊:“王大眼!借钱打车!钱没带够。”

 

“出来不带钱?”

 

“这不沐橙塞我口袋里的零花钱,不多。宾馆离这里挺远。但是好像离微草不远……”叶修朝王杰希似笑非笑看了一眼。

 

多明显。

 

“开车送你?”

 

“那多不好意思。”说着叶修就开始往车上钻。

 

微草地处城市边缘,路上没什么车过,路灯昏黄,把叶修的影子拉长又割断,通通投在王杰希脸上。车里还有一股火锅店带出的烟火味,油腻腻的。

 

等红灯的时候王杰希开了车窗,红光绿光整个打在他脸上,交错出复杂的明暗关系。

 

王杰希自知长得不帅,这种时候也不会帅到哪里去,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在这个时候开口。

 

就和他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存了这种心思一样。

 

好像它一直蛰伏在某个地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某一天突然就蹦了出来。

 

“王杰希,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想。

 

“我刚刚在想啊呀原来王大眼侧脸还挺帅的。”

 

谢谢夸奖。

 

“我刚刚还在想怎么办。

“怎么办哥好像靠你太近了。

“要是从此远不了怎么办。”

 

叶修说这话时两只手臂枕在脑后,没去看王杰希。而王杰希此时大拇指摩擦着方向盘上的皮革套,手心潮湿。

 

记忆里还有一盆母亲接过去的水,水里倒映着每年春节的寂寥。

 

“你平时想的比我多,怎么就不能好好找个嫂子给我?”

 

选哪个是错的?满盘皆输的那种错?

 

“以下题目有多个正确选项,答对的得4分,答对但不全的得2分,答错或不答的得0分”

 

“有意思这种东西吧,它还真是意料之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发现。我控制不了,没办法。”叶修低低地说。

 

“真没办法。”

 

已经看见兴欣所在宾馆的轮廓,王杰希把车停在路边。路灯在车后面,王杰希整张脸正好隐在阴影里,难以辨清。

 

叶修拉住门把手。

 

“我也没办法。不是所有事情都有办法。但是不选就连找到办法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如赌一把。”王杰希说。

 

>>> 

王杰希这辈子做过两个意气之下的选择题。一是放弃大学做职业选手,二是和叶修在一起。他天生生了离经叛道的反骨,却誓要在外人认为的泥淖中做他自己的散仙。

 

对错只有自己知道,旁人又知道些什么其间曲折。

>>

文不对题,写完之后我才发现orz

开始写的时候是开学一个月多这样,然后中间隔了瓶颈期、考试期、每周放假七小时这样那样的困难于是拖到了学期结束,低产如我。

我喜欢称王杰希为老王,有种隔壁老王的亲切感。我喜欢王杰希有棱有角但更喜欢像个普通人的老王。于是写的时候陷入一种不可解的循环,到底是在写苏的王杰希还是隔壁老王,但写完发现纠结之下的多样倒还满足我自己口味,角色理解不同也就不能好好玩耍我不强求其他人和我一个看法。

不管是催结婚还是单身汉还是语言调戏(?的描写都有人可依,身边哥哥或同学生活多样成大观园。喜欢或表白都带了些理想主义,不可否认带些三次元情感在里面,虽然那并不是什么美好如少女的事情(笑

CP乱像我都怕……这样应该不会错……吧……

我也想多项选择不纠结的……化学多选虐死我……orz

评论(8)
热度(104)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LOFTER